轻轻**

同事自从上回不经意翻阅报章讣告栏,获悉某友人溘然逝世的噩耗,从此养成每日看讣告栏的习惯。当一条生命辞世,后人在报上登其遗照,加上几句挽词,就交代一段故事的落幕。所谓的辞世原来可以是这么的轻。同事她若无其事地翻开报纸,逐一扫过每一张遗照,然后若无其事将报纸合上,回到电脑前打字。“今天没有认识的”,她说,这么的轻。

*    *    *

古人仿佛异常崇尚轻。梁祝双双殉情,自爆破的坟墓中,轻盈地飞出两朵粉蝶,他们丢下了沉重的肉身,丢下了混浊的俗尘,他们以澄净的灵魂羽化成蝶,以另一轻轻的形式重生。古人好道,隐居神山,潜心修炼,盼得道之日,可羽化成仙。所谓羽化,不外着上霓虹羽衣,踏朵彩云,仙乐飘飘,含笑飞升。仿佛一切都轻了,一切的苦恼皆没了。轻,成了一种理想的境界。

*    *    *

我们说好要去清迈短游。本想带你们去清迈北部的一个小镇塔彤。得乘搭公车,在弯曲的山间颠簸4个小时,沿途风景尚好,岩山绿田,平民与僧侣同车。

我上回清晨出发,中午抵达。然唯一开回清迈的公车在2点出发。我只有一个多小时略略认识这个小镇。这儿躺着一条大河,有竹筏出租,可朔流北上清莱。河上跨着一道大石桥,一条大路通过小镇中心地带。镇口是一大片绿油油的稻田,真的好大。连蓝色的远山在另一端,都杳然成了薄薄的鳞片。我尽情徜徉田野间,是一种宣泄。

塔彤意外的悄悄飞舞许多蝴蝶。

你是否还记得最近一回遇到的蝴蝶?她的颜色,她的形状,她飞舞的姿态。

我们似乎忘了见到蝴蝶的欢喜了。我曾经写了两首关于蝶的俳句,现送给你:

别打断了 蝶与风哆嗦的

蝶醉了 在风中 狂草

轻轻的蝶,御着轻轻的生命。诗人一厢情愿,视蝶为花之魂。静态的花,动态的蝶,他们的相似处,应是轻得微不足道的生命吧?然如斯轻盈的生命,却肩负如斯丰富的色彩。相比之下,我们不其然要黯然失色了。

*    *    *

蝶有重量否?有的。

白蝶弹起 颤了一下 白花儿瓣

*    *    *

寒晨驿站 旅人 红梅下吐烟

这一幅画面,潮湿而荒凉,隐约流露一丝死亡的阴影。沉重的行囊。沉重的心情,借一根烟,一点火,一点热量的燃烧,吐一口又一口的白烟,轻轻的羽化了,人吃烟,莫非也是一种追逐生命之轻的潜意识投射?

*    *    *

我那一日发了个奇怪的梦。

已近拂晓,我晃忽朦胧地似醒非醒,带点抽离的姿势发着梦。梦里我踏着远行者的脚步,捧着笔记,参拜天地尽头杳然的圣洁土地。眼前湖水淼茫,湖上禽鸟憩息,鹤唳莺啼,暄腾勃勃生机。身后佛殿巍然,宏柱飞檐;空廊临水,古朴庄严。岚气缥缈,此乃绝顶胜景。我独坐佛殿长廊,面湖冥想,听鸟语错落,笔录感思。时天降素雪,雪花片片,飘落笔记,静静绽放。湖面逐渐结霜…

这或许只是一般的梦,但隐约间,却浮沉一缕悲凄。

到德光受训5周,某夜我发了个梦。梦中我陪母亲搭车往某处,年老的母亲和我靠得很近,象个小女孩,搀抱我的手臂,流露很幸福很温馨的欢愉。我鼻尖一酸,湿了眼角,哭了。因为忽而感到自己和母亲原来可以如斯亲近的。仿佛小时候,终日依偎母亲怀里,听母亲的笑语,听母亲的呼吸。那已很遥远了。我霎时感到惧怕,怕母亲有一天离开了,我才会明了隐藏内心深处,一直不晓得表露的关爱,是如此浓郁沉重。

母亲老了,我不知母亲何时会离开。我一直以为我对年老、对死亡一点都不恐惧。但事实上,我却非常脆弱。回营的日子,大伙都很累。有一位马来同僚,平日活泼开朗,但就在那个闷热的午后,我不期然地见到他倦了的神情。只是匆匆一瞥,然而他那一脸的木然,双眼的涣散,迷蒙地望向空茫前方,仅那一刻,我实实在在地感到他老了,或应该说,我们都老了,有种无助与孤寂笼罩而来。我莫名地感到无奈与忧伤。

人生的最根本就是孤寂。我却害怕母亲内心深处会感到孤寂。

前阵子报章报导日本人瑞银婆婆庆祝生辰。以往银婆婆总是和双胞姊妹金婆婆同

庆寿辰。可惜金婆婆先行辞世,独留银婆婆蹒跚红尘。今早同样在朦胧晃忽间,我发了个梦,关于死亡的梦。那么的具体,一股忽而中断随之掉落的空,绝对的空,让人窒息。生前努力经营的灿烂繁华,哑然中止。什么都没了。没了。没了。

Thanks for your visit; thanks for the friendship.

Little precious moment in life

Life is full of little beautiful moments. That's what I'm trying to capture. 我用画笔 捕捉生命 瞬间的美丽

looking for me? 找我吗?

kowfong@gmail.com
August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My twittering小鸟唱歌

  • Will be flying to KL again next weekend to attend the opening of Asia Illustrations Art Exhibition 2017. Hope to... fb.me/2JB5NOSJB 19 hours ago
  • I'll be having another busy weekend: Sat attending Mother Tongue Languages Symposium by MOE in the afternoon... fb.me/zBGUF12K 2 days ago
  • Sharing Takashimaya update😁 See you 27 Aug (Sun) 3pm at our autograph session at Takashimaya B1 Concept Store!... fb.me/51NcgqbEc 4 days ago
  • 2017 zbNOW column no. 16 2017 “三读”16之:人闲,心在 fb.me/1ZnuCpM7G 1 week ago
  • “下一回再见又是多久以后?也许明天,也许来世……” 《也许明天,也许来世》正在进行最后校对,不久与你相见有期。 Final proofreading of our next book. 2nd compilation of... fb.me/1bwHM4WBB 2 weeks ago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