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两年多前,我在本地出席一项绘本工作坊,受邀在会上演讲的澳洲绘本工作者,提出一个观点,让我印象深刻。她说:试想,你所用心创作的儿童绘本,对有些人来说,很可能是他们这一生中所接触的第一本书。换句话说,你的绘图你的文字,足以影响某些人这一生对书本的根本态度。如此看来,我们无论是在创作绘本,选择绘本,抑或阅读绘本,又怎能掉以轻心,不慎重其事呢?

然问题是,本地大部分家长对绘本还是掉以轻心的。主要是因为绝大多数,对绘本的认知存在偏差。在一般成人眼里,儿童绘本图画多文字少,没三两下功夫就翻完了,对小孩起不了显著的教育作用。持有这样既定的观念无可厚非,我们熟悉的教育模式整体上就是以文字掌握为导向,家长自然希望小孩通过书本来把握识字造句作文的能力。小孩入学前,翻翻绘本认识新词汇,了解简单道理还说得过去;一旦升上小学,就应该放弃绘本,改看文字书了。

绘本真的只适用于学前的幼童?除了识字造句及传达简单道理,绘本难道就没有其他好处?其实不然。事实上,绘本的读者群是不分年龄层的,儿童也好,青少年也好,成年人也好,甚至老年人也好,都可以大大方方地翻阅绘本,享受绘本,解读绘本。多数人以为自己长大了,脱离童年了,不再幼稚了,就把绘本当成小儿科玩意儿,不屑一顾。这其实大错特错,因为我们是有机体,今日的我们是由无数的昨日构成的,童年永远活在我们内心,不可能绝对分割。况且,绘本通过简单有趣的形式所传达的讯息,是任何年龄层都适用的。随着年纪增长,阅历增多,反而能在翻阅绘本时,读出不一样的体悟与感动。成长不意味着一切必然得变复杂,风格清新简单的绘本,能适时拉我们一把,提醒我们生命返璞归真的快乐。

阅读绘本的好处其实不少,单就儿童读者而言,我想提出两点来讨论。

一、 读写能力的全面把握

自我表达是人类的一种基本需要。当人类还处于原始懵懂的文明状态时,文字语言的沟通系统尚未成型,但这阻止不了原始人自我表达的热切渴望。粗糙的石块相互敲击,就成了富节奏感的原始音乐;洞穴墙上粗线条的勾勒,就成了具抽象概念的原始绘画。远的不说,就算我们呱呱坠地时,也是本能地通过哭与笑来抒发情绪的。

人类自我表达相互沟通的手段五花八门,除了文字语言外,我们还可以通过音乐、绘画、眼神、表情,以及肢体动作如舞蹈、手语等来传达思想情感。然而,现今主流的教育体系,对于学生自我表达的能力开发,往往是一面倒地侧重在语言文字方面。我不是说语言文字不重要,毕竟人类文明的传承,的确不可少了语言文字这套工具。只不过,我希望大家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所谓“literacy读写能力”的概念。Literacy读写能力是自我表达的基础,正如人类的表达方式不局限于文字语言,读写能力的开发也不应该只停留在文字语言。

在绘本研究的领域里,visual literacy是备受重视的概念,我们姑且将它译成图像读写能力。没错,图和文字一样,是可以“解读”的。绘本英文称为picture book,绘本和一般文字书最根本的差别就在于,它同时采用了两套沟通手段来叙述一则故事,分别为绘图以及文字。很多家长只看重绘本的文字部分,而完全忽视了绘图的重要性,那是非常可惜的。让小孩多接触绘本,如果引导得当,其实可以帮助他们从小就开发文字以外的图像读写能力。

绘本不是插图本,插图本是附加插图的读物,插图的存在与否并不影响对内容的理解。绘本则恰恰相反,图和文字紧密结合,两者相辅相成共同完成故事的叙述。当我们引导小孩翻阅绘本时,不要忘了花时间来“读”图,因为图往往包含了文字所没有交代的丰富信息。让孩子学习“解读”图像的密码,他们的心思将更为缜密,观察与分析也将更为敏锐;而更为重要的是,让他们意识到,表达想法不一定非得靠语言文字,借由图画一样可行。

二、 亲子阅读的两个关键

在进行绘本阅读时,有两个关键词汇要加以注意,那就是“分享”与“交流”。对小孩子而言,绘本是用来“听”和“看”而非“读”的。听故事,看图画才是绘本阅读的乐趣所在。也就是说,最理想的绘本阅读方式,是亲子阅读。大人花时间陪小孩翻阅绘本,用声音演绎书中文字的部分,这就是一种情感的“分享”。小孩一边听着大人“说书”,一边盯着丰富的绘图内容,慢慢进入到天马行空的幻想世界,将有助孩子对书本及阅读养成正面积极的态度。

其实,亲子阅读要取得最大的成效,秘诀还是在于“交流”。大人与小孩在翻阅绘本时针对故事、图画、文字的即兴交流,可让绘本所承载的讯息加倍扩展。我常这样认为,作者往往只完成了绘本一半的生命,为绘本注入另一半的灵魂让它完全活起来的,是大人与小孩阅读时的即兴交流。即兴交流其实也就是一种引导,适当地把小孩可以认同的生活经历引入故事中,鼓励他们根据故事的发展,说出看法,作出判断,得出结论。当然,在这一方面家长也不必太过刻意或强求,别忘了绘本阅读有个前提,那就是让小孩感到愉快没有压力,轻轻松松地爱上阅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