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唱歌2008年10月10日“文艺城”

far_mountain2

/ 车子拐了个湾,进入了云南园。随着云南湖延坡而上,湖畔有人散步、慢跑、溜狗。周六的清晨8时许,云南园晨风徐徐,绿影郁郁,静谧中渐次有些许生息。

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课。兜过了canteen 1,往下开去就是canteen 2。将车子停在路旁树荫下,细细的马路一方是一排矮矮的宿舍,一扇扇的窗或微启或关闭,呼吸着青青子矜幽幽书香悠悠梦境。几株大树撑开一片翠荫,这是远离俗态喧嚣的天地,庇护多少年少痴狂昙花一现的理想主义,以赤坦的心试探着前路,莫负浪漫激情。这是我宁愿相信的,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有这么一小段热情澎湃的岁月,崇信着一个对的世界,一个对的自己。这是写在脸上的自信,年轻人脸上都应该要有这一种不安分的自信。这是年轻的权力。不及时把握,骤然间,就会化成无能为力。

走向canteen 2,不经然一笑,笑自己周六宁愿一大早牺牲睡眠,驱车赶来就只是为了吃一份简单的早餐。真的,你也许要取笑我竟贪恋那微焦的toast,那如云披月的蛋及浓黑的南洋咖啡。然不完全是这样的。当我独自坐在户外的茶座,听着忽远忽近的鸟语,空灵地回荡着,我也仿佛听到了多少的学思辩解,多少的情话絮絮,多少的年少豪情,多少的文思缕缕,不都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激荡酝酿出来的?人文需要的就是这样远离喧嚣的天地来护航,有小小的路,有矮矮的屋,有清晨晨运的学者,有一脸自信的学子,有舒服的风,有自由的鸟鸣,有洒下的晨曦,有静静坐在一隅,啜着一杯南洋咖啡,领略一回海明威当年闯荡巴黎「流动飨宴」的机遇。

我在国大度过我那段痴狂岁月,仿佛倏忽又仿佛隽永的。而今来到云南园,晨风荡落的细碎树叶,似乎让我重拾那么些许的点点滴滴,却也只是一闪就过去。而今,我就只是过客,就只能旁观而已。

二/ 星期天是明媚的。云南园有种欲语还休的闲散,闲散得连呼吸都有点懒了。

将车速减缓,怕车轮卷起太多沙尘,惊动了掠过飘忽如一抹风,那脚车上的倩影,扬着一串叮当的铃声。不远处的篮球场,年轻的学子交错矫健的身影。挥着汗,挥霍不怕的青春。停好车,提着膝上电脑往餐厅走去。走来几名女生,一人说着:“有时猫儿跳到桌上,懒懒地趴着,晒着太阳,挺好看的…”会心一笑,说的正是周六清晨我独自发呆的露天茶座。接近中午,鸟声不闻,换来一地斑驳的树影,零碎如思绪。选择一隅,安好电脑,点击美静歌曲,是我喜欢的「答案」:明天会怎样?没有答案。

想我中毒太深。周六才上了整天的课,星期天又大老远驱车回来,只为赶作业。赶作业无疑累人,然有机会名正言顺地赶作业,却又是幸福的。踏入社会十年,始终难忘大学四年。那时笑闹得也格外大声,憧憬得也格外天真。脑筋总在不停的转,笔耕格外的勤。我说而今我只是过客,只能旁观。还是C看穿了我,谁又舍得年少时的不羁与狂傲?留那么一点的海阔天空在心底,珍惜着,呵护着。当自己疲累时,无力时,至少还有一个笑傲的依据。重拾学子的身份,感觉仿佛兜了好远好长的路,终于可以暂时卸下肩上的一切,回复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欣喜。

偌大且空荡的云南园,笔直的路铺着长年累月的树荫,起伏的地势,乍隐乍现的风景。累了我开车在园中漫无目的的兜着,没有喧嚣的折腾,没有恼人的红灯。如风一般的翱翔,没有重量。日子如此奔忙,就容我躲到云南园偷一点闲散。站在园内最高处听风歌唱,俯瞰山脚复古旧行政楼,现今的华裔馆。更远的风景有些朦胧。明天会怎样?没有答案…

三/ 来到云南园,新加坡华校标志最后一道粉饰门面的壁垒。古色古香的旧行政楼成了那段历史移不走的一道风景。恍若最后的贵族,在遗忘的角落兀自挺拔,坚持残留的倔强残存的傲然,渐次无语。

站在南大最高点,眺望是一种思绪的旅程。漫无目的的思索,千丝万缕在风中在空中化开飞散。当年在黄城读中文,谢老师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有时会带着微笑回忆说:「最难忘是云南园的山路了。从牌坊还得走好长的路才到校舍。校舍在山上,每日都有爬不完的阶梯…」我们那个年代南大早已断了人文的梯级。在班上听谢老师叙述往事,厚厚的镜片难掩她双眼一抹神采,一闪而逝,洒落在回头也寻不着身影的来时路上。

来到有山的地方,总会不经意要寻找最高点。登高是我人生的根本养分,是我文化的有机构成,早已随着古人诗词境界,纳入不可分割的体温。登高望远,是古人的胸襟,我站在古人的基础上,寻索生命谦卑的力量。天地亘古,悠悠无情,山脚下而今的南大学子,怀有此等感知而独自怅然的,尚有几人?唯能说,登高的文化早已在岛上,断了根。

一排瘦长的梯级顺着山势蜿蜒而下,想当年多少如谢老师的华校子弟,曾奕奕的朗朗的满腔赤忱,从山脚拾级而上。也不过是3、40年前的事罢了,却仿佛渊远得毫无凭据了。忽而想起我的姐姐。若她幸运的话,当年理应也该在这排梯级上,留下灿烂的笑语。姐姐长我9岁,就读传统华校,常为写大楷小楷毛笔字也愁眉,然成绩还是不赖的。姐姐也曾喜欢画些简单的小图,写些少女情怀的文句,浪漫得在书签上抄录名家的话语。我总是象甩不掉的鼻涕,跟在她的身后兜兜转,什么李清照啊徐志摩的,就这样似懂非懂的算是认识了。

然姐姐还是不幸的。中二那年,国家翻天覆地改革教育制度,传统华校被送上断头台。一夜间,姐姐的求学字典里,不再存在地理、历史、几何学、微积分,还没来得及回过神,geography、history、geometry、calculus已席卷而来,无视姐姐慌措茫然的眼神。勉强完成初中学业,姐姐16岁就踏入社会。16岁啊!还是织梦的年龄,然实际的社会允许姐姐织梦否?

旧行政楼现已成了华裔馆,成了整理研究南洋华裔历史的中心,原来都是消亡的历史了。那活生生的又是什么?我独自在云南园最高处,阵风吹来,吹散了谢老师那一代人的足迹,凄清得怎一个心寒了得。

note: I can remember the exact date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 文艺城, maybe sometime around 2008.

Thanks for your visit; thanks for the friendship.

Little precious moment in life

Life is full of little beautiful moments. That's what I'm trying to capture. 我用画笔 捕捉生命 瞬间的美丽

looking for me? 找我吗?

kowfong@gmail.com
July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My twittering小鸟唱歌

  • It was a very inspiring meet up with Japanese tea business woman cum picturebook author 山田诗子Utako Yamada. I'm... fb.me/xwMq31HK 22 hours ago
  • "海天无我. There's Only the Universe" A quick water-colour illustration for next week column. fb.me/3Ez25kVju 2 days ago
  • See you this Sunday 23 July at Liang Court Kinokuniya 😊 3 days ago
  • 香港版〈尋找〉,只是换成繁体字,不是粤语版哦😉 The Journey has travelled to Hong Kong, and so has 品果lab😁 fb.me/1m1eh00W5 4 days ago
  • Here's the whole list of our upcoming "品果Lab” pop-up store😊: Popular Bookstore Roadshow@IMM Level 1 17th - 23rd... fb.me/1k3GSi7mW 1 week ago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