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行印象—2008年4月29日“文艺城”

注:文章见报时,编辑删去了“无悔”“看我”的两幅小图。

缘起

此非典型游记。仅是年终台北之行散漫零落的印象与感想;风景过眼云烟,如缕缕清风,吹皱心湖浅浅的、若有还无的痕,化成短文,构成小图,织成点点滴滴的,坚持与遗憾。

熄灭

lantern

台北和某网友相约咖啡座。她笑说我近来部落格的图都没了色彩。昨天回国,今天就上班了。一时调适不过来。心情都遗落在转角街头舒适沙发上字里行间弥漫的咖啡幽香里。清除爆满的电子邮箱,掏空所有的放纵恣意;一回神,面对一桌待处理的文件,崩溃。

台北的创意自由生机勃勃。概念书店、个性餐馆、主题艺廊、独立咖啡座比比皆是。网友问可想出绘本?想,但没市场,没环境,没支持,没管道。她不了解岛国的中文生态,更不了解岛国的人文环境,如一发枯瘦的溪,汇不成滔滔的河,载不动许多美好的梦。

台北行,最难忘是于瑞芳跳上小火车,往山间的村落小镇前进。吊桥、瀑布、溪流、青山、石板、古早民房。我们在菁桐买了两盏天灯,天黑时在十分兴致勃勃地点燃,任天灯徐徐升空,载着6人草草涂鸦的愿望。梦想飘向漆黑山头的那一端,化成一点微弱星光,在寒风中颤抖,熄灭。

我的小图还是有色彩的。忙里偷闲,成此彩图。

不重

jump_rail

在轨道这方;学校在那方。

碎石铺成的轨道路,是干涸的河床。

跳得比蚱蜢还远,童年没有重量。

书包里有的是弹珠,阿母准备的便当。

台北行虽带了相机,却搁在旅店里,一张照片也没捕捉。心态起着微妙变化,相机够专业却笨重,近年来旅游上路,只想没有重量。两袖清风,草鞋一双;轻轻地,风也好,雨也好,景致当下欣赏,当下感动,当下看过就算。平溪的青石板,菁桐的杂货铺,十分的碎石轨道,草草一瞥,不带走多少具体画面,带走的仅是一种impression,那也就够了。

Impression是朦胧的光影,仿佛真切又放佛不真,是当下对风物直觉的解读,是事后于内心凑成的拼图。穿过十分小镇的细长轨道,踩着碎石沙沙而过,直觉想起童年往事,矫健一跃,挥洒多少晶莹汗珠。

轮廓

份已是个泛滥的旅游景点,浓艳而俗气;留不住淳朴,捉不到品味,死命兜售所剩无几的古早风骨,新旧乱搭七拼八凑得一塌糊涂。狭窄的山路堵着烦躁的车龙,不动的山镇望着人心皱眉的不安。

唯一尚可让人心动的,竟是沿着山坡铺设的瘦长阶梯,仿佛成了山镇古旧的皱纹,尚存的本来面目。还有村口临高眺望的远洋海岸及稀稀落落的岛。因为远,所以永恒,所以空灵。我向游伴借了笔要了小纸片,随笔勾勒岛的大概轮廓。没有细节,潦草的线条,可以是岛,可以是云,可以什么都不是。最模糊却又最完整的,也惟有那一刻远眺,船只缓缓划过,海天一色的印象了。

谁在

moon_alone

飞往月光的

另一边谁在?

那本绘本名为《另一边》The Other Side。作者Istvan Banyai,2005年美国出版。前同事曾留言推介,格外向往。台北行,泡书店是必然的。咖啡座与书店是城市人文风景的最佳符号。凌乱的城市,因弥漫书香与咖啡温度,而告别面目可憎。

窝在信义诚品,避跨年那几天的寒流,书堆中无意间看到黄黑二色的图画书。绘图风格强烈,线条干脆,对比分明,黑就是截然的黑,毫不含糊。作品构思奇特,从这一边与另一边两种视角,相互眺望,两段故事奇妙交汇。同一个时间点,谁在另一边回望我?前同事感性的文笔,娓娓叙述的绘图意境,已烙在脑海,随手一翻,怎么竟是眼前这一本?

读者与作者与文本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有趣。同事通过文字所勾勒的《另一边》,我通过同事文字所解读的《另一边》,与Istvan Banyai用心原创的《另一边》,竟如斯迥然。同事很水彩,我很素描,Istvan很graphic。

重新诠释作品是读者的权力,更是人文创作最迷人的所在。岛国缺乏的正是诠释的本能。在一个只满足于连锁咖啡座称霸的城市,个性小店没了呼吸空间。不倡导个性的城市文化,孤军作战的坚持,若非投降必定捐躯沙场。

另一边谁在?岛国几人在乎?

芒花

moon_together

花舞着风中的白月光。

小胖闭上双眼,坐在四眼及阿佐之间:

这恰到好处的温暖,来自死党,还是月光?

火车离开台北市,土灰的建筑逐渐稀落,间中露出的远山平原绿草地,已可见丛丛零落的芒花,蓄势蔓延成满满山头茫茫的海浪。芒花是原野的、苍茫的、朴实的,不娇不艳不精致,坚韧的生命力任风再狂,也要舞出千堆雪的汪洋。荒凉是芒花的基调,注定伴着西风残月山间古道,吟一阕望尽天涯路的长叹的慢板,注定默默年复一年,在冬的寒风中,坚持开一次花,掀一片壮观的浪。

无悔

wind_game2

是他们热衷的游戏。

起风时,捉着芒草细长的茎,腾空荡漾。

累了松开手,生命在风中打滚,无悔。

“至少飞过一回……”

芒花蔓延的季节,我们在师大夜市的地下社会,以及台大附近的The Wall,感受台北年轻人对生命舞台的坚持。看张悬挥动笔直长发,唱Beautiful Women,在自己的主张与困惑之间畅快游走。一头勇敢栽入创作舞台的新鲜人,抱着木吉他负责暖场,羞赧与自信全在聚光灯下,忘我地唱出自己生命的力度,纵使自责唱得不好,那也是一种勇敢,勇敢活出想要的呼吸节奏。

他们活在地下,争取发出自己最真实的声音。自由、另类、独立、无悔。纵使舞台再小,观众再少,也要坚持存在的意义。

部落格是我的地下舞台。我是枯瘦溪流里的一尾小鱼,只懂得以中文和绘图捍卫这片狭小的版图,在水和氧都拮据的现实中,做不现实的泅泳,注定与主流搭不上边。就算只能低空飞行,也要恣意地飞上一回;也要做到,衣带渐宽终不悔。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谁在读我文字,看我绘图……

看我

who_draw

Advertisements

Thanks for your visit; thanks for the friendship.

Little precious moment in life

Life is full of little beautiful moments. That's what I'm trying to capture. 我用画笔 捕捉生命 瞬间的美丽

looking for me? 找我吗?

kowfong@gmail.com
September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My twittering小鸟唱歌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