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上午,刚给好几所小学三、四年级的小朋友办了个绘本工作坊;而几天前则到某所初级学院,和约60名中小学华文老师谈了绘本与中文教学。因为绘本,我一时间结交了许多许多的大朋友小朋友;我觉得那是绘本的神奇魔法,让我在时间轴上来回的跳跃,忽一会儿童年,忽一会儿成年。

忽一会儿地,绘本又把人世间很复杂很复杂的问题,都变得很简单了,简单得如童年一样,轻轻地没有重量,随时都可以一跃而起任意蹦跳;又如酷夏的一阵凉风,将纠结已久的郁闷层层吹散,一刹那间,给无边荒漠染上春绿的清爽。

我们有没有可能以文学赏析的角度,来解读绘本?而不要一味只把绘本当成是幼稚无聊的儿童读物?这是我一直在尝试的方向。那天的分享会,我就是刻意将绘本抬到文学的高度,或许我们可以借由绘本的接触,来引导学生走入文学的殿堂。可不?现下的青少年对学习中文都兴趣缺缺了,他们的语文能力掌握有限,又怎能奢望他们对华文文学产生兴趣?

只是我无法想象任何一个人,一生中若没了文学养分的滋润,他的生命将是何等的贫瘠?我更无法想象,一个社会的子民若都无视文学的重量,那么这样的社会除了外在的浮华,内在的空乏又将是何番景象?文学的重要性,就是让你我不再心亡,既是忙,心灵死亡。我们是不是变成了总把忙挂在嘴边,也不允许我们的小孩不能不忙?当我们都变成很忙很浮躁时,或许也就是该回归到绘本的时候了。

北欧的绘本作者优利.修而维兹Uri Shulevitz创作了一本很宁静的著作“黎明”。这是一本颜色都睡着了,声音都睡着了,山水都睡着了的图画书,唯有意境在缓慢而悄然的时光推移中清醒着。全书 以淡雅的水彩绘制,勾勒一对爷孙在湖边露宿,拂晓时分披着淡淡的晨雾醒来,到岸边汲水,捡柴生火,收拾行囊,然后上了木舟缓缓划了开去。先是一轮白色皓月为山水披上微寒的灰蓝色调,当木舟划向湖心一刻,朝阳从山后升起,骤然所有颜色苏醒了,山水一片蔚蓝青绿。

这是一本让人心不忙的绘本。也是一本灵感取自唐诗“欸乃一声山水绿”的创作。现代的波兰作者与唐代的中国诗人因绘本而交汇,因文学而同心。文学的颜色睡着了,当它们刹那苏醒的一刻,我们自己是否有足够的从容来领略?而我们年轻的一代是否有足够的敏锐来察觉?

文学不一定都是高不可攀,深奥而晦涩。或许我们都可以通过绘本,带领小朋友走入文学的图画世界,在他们内心培养感知文学的态度,让他们学会保持一颗清净而敏锐的心灵,去感受生命中随时都可能刹那苏醒的愉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