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_star_s

那天,到艺术之家视察展览场地,他随口提出一些文字上的想法,围绕着静字信手拈来一串的词组,作为策展的创意思考方向。当他说出静交流一词时,我特有感觉。

时值岁末,午后经常多雨。阴霾的天色让思绪格外潮湿。成长阶段,常会在下雨的夜晚不舍得入眠,因为文思总如宣纸上的墨色,渲染开来一发不可收拾。静静听着雨声,时而大时而小,那是一种有声音的静。静就是一种声音,如打落在芭蕉叶片上的雨点,或是梧桐,或是残荷,格外的响,也格外的静。不知俳人松尾芭蕉,可也如是认为?

忘了中学哪一年级,从课文上读到“松涛”一词。那可不得了,深深烙在脑海里,简直浪漫到极致。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寻找一片的松涛树涛声,会是多么的壮观,那一种声音的力量,把整个空间都填满,一浪又一浪,风与满山枝叶鸣奏着叹为观止的交响曲。那,也是一种静。

我对静有种迷恋,因为我迷恋发呆,发呆一直是我生命的养分。有些声音会让我情不自禁坠入沉思,那就是我所渴望的最理想的静。我很怕吵,怕到近乎吹毛求疵的地步,些许干扰的杂音会打乱我的思绪,就会让我想逃,逃不开我就会很毛躁。但逃不开本来就是人生的本质,正如我们偶尔可以发呆,但更多时候,还是得回到现实。

岁末总免不了俗,回顾过往的同时,也展望来年,为自己列出清单,所谓的resolutions。还记得准备前往英伦的那个年末,在部落格上,给自己列了一串的未来计划。不过眨眼,现在就是当年的未来了,有些计划已逐步落实,如出版绘本;有些也有了眉目,如办展览。再过数周就跨入明年,明年3月我将在艺术之家开办首次个人插画展。在构思展览主题时,也不做他想就决定了“静”的方向。先有了“The Colour of Silence”,再回过来选择中文“静色”二字。

办画展我毫无经验,当初答应邀约,满心期待,正式着手筹备,竟然一点头绪都没有。时间紧迫,一边筹集经费,一边寻求支援。幸得不少新知旧雨鼎力相助,硬着头皮进行,总能做出成绩。

静交流,会是怎样的一种交流?心、眼、神会,不落言荃?之所以特有感觉,是因为当刻他提出来时,我隐约就浮现两种解读,可以是升华的,也可以是无奈的。当彼此心有灵犀时,自然不言而喻,默契就是一种静交流。但与此同时,若彼此已陷入无言以对的窘境,交流已失去了言语,那一种静就是一潭死水,再也不见粼粼波光。

画了这么多年的插画,若不算儿童绘本的图,在其他的小图里,总不习惯给人物画上嘴巴。他们总是在发呆,不然就是垂目,若有所思。原来静一直都在我的画里。

明年3月,让我们来一回静交流,彼此不需言语,在满目静色中,找回沉思的涛声。

“静色.The Colour of Silence”面簿专页: http://www.facebook.com/Colour.of.Silenc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