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报版

在义安理工学院教基础翻译,那一天辅导课上要学生尝试译某句英语,学生支支吾吾了好一阵,最后耍嘴皮回说“词穷”。因为词穷二字,内心颇为感动,我已经不敢奢望现在的岛国年轻华人还懂得“词穷”了。

好友参与歌舞话剧“记得说再见”的演出,星期四的首演,特地去滨海艺术中心捧场。我很少看话剧,这回主要是为了新谣,当然也想看看配合演出所创作的绘本。新谣已是历史名词,只能用来回顾。那一夜,当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新谣创作在耳边响起,竟然眼眶微湿。听着歌手台上投入献唱,不时侧首望向两旁的字幕,用心欣赏一句句优美的歌词,如散文如韵诗,竟不敢相信新加坡人曾经拥有的文笔功力。许多的我们,不正是那时候学会了邂逅,学会了彳亍,学会了初涉,学会了用文艺腔润饰自己强说愁的惨绿。

那不过是2、30年前的事,新加坡的年轻华人不但不词穷,一批又一批的赤诚心灵,前赴后继用华美的辞藻找寻岛国的文化认同。当舞台背景亮出一帧泛黄的旧照,一眼就认出那是百胜楼的新谣演唱会,镜头采取鸟瞰拍摄,人头攒动的汹涌景象,团团将简陋舞台密密围堵,密得如同用拳头紧握刚萌醒的文化骄傲,那时候的新加坡年轻华人,谁也没想过要松手。

但后来不知不觉的,很多人都心甘情愿松手了。想起自己在“一切都是战战兢兢”里,提过尹石重老先生。我在不同场合不止一次介绍过韩国绘本《四点半》。《四点半》就是尹老先生早年创作的韩国童谣。1932年,尹老先生21岁,出版了第一本童诗集。当时韩国遭受日本铁骑蹂躏,文化惨遭根除,学校禁止韩文教学,百姓禁止采用韩姓。年轻的尹石重,为了将遭到践踏的本族语言文化还给韩国儿童,积极创作朗朗上口的生动童谣,影响一代又一代的韩国子民,成为“韩国儿童文学之父”。尹老先生一直不肯松手,韩国人骨子里就是不愿松手。

我们都知道岛国的母语教育不尽理想,急需改进。但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庞大体系里,任何搔不到痒处的举措,纵使能亡羊补牢却始终治标不治本。要做就要破釜沉舟,只是破釜沉舟这股魄力谁能扛起?我们曾经付出的代价,就是而今词穷的一代。真不知还能有谁够果敢够睿智来将狂澜给抚平?

这是新加坡“词穷”的时代,我们也无可奈何逐渐接受“词穷”为一种常态。80年代那股集体用中文创出狮城文化认同的社会潮流,早在卷起千堆雪之后灰飞烟灭。我们内心虽还有一把怒火,只怕当我们这一代赶上末班车的岛民都退出了舞台,或许就再也不见火苗了。热忱无法延续燃烧,新谣的意气风发只能继续风化。直到那么一天,当有人再见那张泛黄的旧照,恐怕连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兴致都淡然了。

幸好我们还在末班车上,只要我们坚持不松手。

原版:)

在义安理工学院教基础翻译,那一天辅导课上要学生尝试译某句英语,学生支支吾吾了好一阵,最后耍嘴皮回说“词穷”。因为词穷二字,内心颇为感动,我已经不敢奢望现在的岛国年轻华人还懂得“词穷”了。

好友参与歌舞话剧“记得说再见”的演出,星期四的首演,特地去滨海艺术中心捧场。我很少看话剧,这回主要是为了新谣,当然也想看看配合演出所创作的绘本。新谣已是历史名词,只能用来回顾。那一夜,当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新谣创作在耳边响起,竟然眼眶微湿。听着歌手台上投入献唱,不时侧首望向两旁的字幕,用心欣赏一句句优美的歌词,如散文如韵诗,竟不敢相信新加坡人曾经拥有的文笔功力。许多的我们,不正是那时候学会了邂逅,学会了彳亍,学会了初涉,学会了用文艺腔润饰自己强说愁的惨绿。

那不过是2、30年前的事,新加坡的年轻华人不但不词穷,一批又一批的赤诚心灵,前赴后继用华美的辞藻找寻岛国的文化认同。当舞台背景亮出一帧泛黄的旧照,一眼就认出那是百胜楼的新谣演唱会,镜头采取鸟瞰拍摄,人头攒动的汹涌景象,团团将简陋舞台密密围堵,密得如同用拳头紧握刚萌醒的文化骄傲,那时候的新加坡年轻华人,谁也没想过要松手。

但后来不知不觉的,很多人都心甘情愿松手了。想起自己在“一切都是战战兢兢”里,提过尹石重老先生。我在不同场合不止一次介绍过韩国绘本《四点半》。《四点半》就是尹老先生早年创作的韩国童谣。1932年,尹老先生21岁,出版了第一本童诗集。当时韩国遭受日本铁骑蹂躏,文化惨遭根除,学校禁止韩文教学,百姓禁止采用韩姓。年轻的尹石重,为了将遭到践踏的本族语言文化还给韩国儿童,积极创作朗朗上口的生动童谣,影响一代又一代的韩国子民,成为“韩国儿童文学之父”。尹老先生一直不肯松手,韩国人骨子里就是不愿松手。

我们都知道岛国的母语教育已经病入膏肓。但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庞大体系里,做些表面的动作永远是安抚人心的最佳选择;美其名为亡羊补牢,实为治标不治本的敷衍手段。要做就要破釜沉舟,就如当年连眼也不眨就断送传统华校的命脉一般。只是而今这股霸气谁还敢拿出?谁还能还给新加坡母语应有的地位?

这是新加坡“词穷”的时代,我们也无可奈何逐渐接受“词穷”为一种常态。80年代那股集体用中文创出狮城文化认同的社会潮流,早在卷起千堆雪之后灰飞烟灭。我们内心虽还有一把怒火,只怕当我们这一代赶上末班车的岛民都退出了舞台,或许就再也不见火苗了。热忱无法延续燃烧,新谣的意气风发只能继续风化。直到那么一天,当有人再见那张泛黄的旧照,恐怕连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兴致都淡然了。

幸好我们还在末班车上,只要我们坚持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