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忍受没有窗的房间,房间可以很小,但不可无窗。窗让房间呼吸,小房间有了窗,阳光可以透进来,微风可以吹进来,鸟声可以传进来,房间就可以活起来。

小房间窗外是小住宅区的中央圆形绿地,沿着圆周伫立着一排瘦瘦的树,冬天叶片落尽只剩交错的细细枝桠,就更瘦了。绿地除了细草,别无他物,没有花,没有椅,没有秋千。下雪时,就是一整片圆的白雪;雪化了,就是一整片圆的绿茵。

剑桥并没有受暴风雪过强的侵袭,过了圣诞,气温已大体回暖,连日回升零度以上,偶尔还露着阳光。昨日洒了绵绵的粉雨,残雪褪尽,星期日的闲逸中,绿地在隐隐的朝阳里透露平静的草色,一对母子出来踏青。两三岁的男宝宝开心地追逐不胜其烦慌乱惊飞的野鸟,年轻的妈妈在后头,慢慢地守着护着。我在想,这一刻妈妈的心里是不是忽一阵的欣喜,忽一阵的忧伤呢?欣喜孩子已健康成长,忧伤孩子正迈步远去。

圣诞节那一周,毕业作品已大体弄好了,只剩一篇文字报告得写,时间充裕无需赶,可以偷空随意画些闲图。闲图,既是无执随心之作,往往是没有创作目的,而是画什么,想什么,最后弄出怎样的作品,也不强求。我习惯电脑作画,总有人否定电脑绘图,嫌弃数码画作欠缺诚意,硬邦邦地,登不上大雅之堂。我不服气,故经常尝试各种作画技法,试图在电脑上直接画出手绘的质感,画闲图遂成了实验之作。或许内心闲适,画了一幅以兔子为主角的闲图,暖了身,隐约找到某种新的画法,心一喜想法泉涌,连续数日越画越多,不想最后竟然在短短两周内,将这组闲图以文字贯穿,弄出又一本简短的绘本,添凑在毕业作之中。兔子说:我习惯了静静偷听北风抖落的遥远絮语;我习惯了细细阅读秋色渲染的朦胧诗句;我习惯了一个人的自己;直到那一天,才发现,原来我也可以习惯有你。

不强求而有所得,这不是运气好,是随遇而安吧?我是悲观与乐观混杂的矛盾体,多愁善感时,就任由文字梳一梳内心无法自拔的愁绪;天真欢快时,就信笔涂鸦画出心花怒放的简单稚气。说实在的,生活不也正是如此?概括一句:苦乐参半而已。小窗外的圆草地白了雪也好,绿了茵也好;文字沾了泪痕也好,图画染着童趣也好,都是可以的。悲苦中,就要用心寻找喜悦;欢喜时,也别忘了用心体认苦楚。年轻妈妈内心一阵欣喜一阵忧伤,就是生命最真实的滋味了。

2011年第一则图文,送上兔子绘本的一幅闲图,习惯了独自苦乐的兔子,回首春意烂漫,无心中找到了另一半的苦乐。祝福朋友找到幸福,找到方向,找到希望,找到值得相信的梦想,找到一半的苦,也找到一半的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