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original version

入夜的冬天,如果街上铺着绵绵的降雪,那一个夜晚将是通明的。

在英国的日子,我喜欢在雪霁的夜晚,靠窗发呆。纯净的雪花如一片白布覆盖大地,枯树、街灯、房子,甚至一头静悄悄流浪的野猫,成了白布上的炭笔素描,在柔和的月光下,历历分明。霜雪皓白,白如月色,朦胧而迷离;然而一到了白昼,霜雪反射明晃晃的日光,那刺目的亮度,留给人的就只是晕眩。这一种伤害,称为雪盲。

在众多的颜色里,我偏好蓝色。蓝是相当versatile的颜色,可以清新,可以忧郁,可以沉淀,可以空灵。好几年前,好友JW打算出书,将专栏结集,找我帮忙画插图。那是我第一次正式为出版物制作插画,现在回头看当时的作品,老实说确实不怎么理想。当时由于经费限制,JW原本说只能在黑白之外,添加一色。很自然的,我不做他想就选择了蓝。

我对蓝色莫名的好感,是很直观的,也不必搬出一大堆堂皇深遂的理由。但无可否认,颜色在常人的认知里,总跳脱不开特定文化所赋予的象征含义。颜色成了一种视觉密码,无需言语既能传达该有的情绪与意义。这就是绘本阅读的乐趣所在,读图的当儿也可以读颜色,可以直观的感受也可以用心的揣度,某种颜色在绘本里所起的表述作用。

有一本绘本,只用了水蓝、雪白及炭黑三组颜色,来勾勒简洁明快的图像。这是韩裔绘本作家Suzy Lee 2008年左右的作品“Wave”。Suzy Lee目前在西方炙手可热,她以独特强烈的个人风格绘制了好几本故事非常简单的绘本,多为无字图画书,虽然简单,但丰富的视觉意象却为读者打开绚烂的想象领域。“Wave”一书里,在雪白的画纸上,作者以分明的炭笔,三两笔灵动地描绘了远山、海鸥及小女孩;唯一涂上颜色的是水蓝的海浪。整本书以图叙述小女孩与浪追逐嬉闹的互动,直到最后蓝色的浪铺天盖地一涌而下,激起千堆雪,原本空白的天际也染成一片的蓝。

颜色是一种视觉密码,不只在绘本里,更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当中。尤其此刻,那更是一种精神与信仰的体现。那一天我搭了巴士,跟着又徒步疾行前往群众聚集的现场,沿途很敏感地关注身旁同样疾行的陌生路人,并总会不约而同与他们相视一笑:我们都着上同样的颜色。

如果一切只剩一片的白,白到了极致,那不是纯净,那只会造成雪盲,让登山者睁不开眼,再也看不清方向。我们需要一些色彩,才能彰显白的所谓包容与纯粹,才能综合白毫无节制反射强光的恐怖伤害。如果有得选择,我选择蓝。让一片蓝染成白色日光下的自由蓝天;也让一抹蓝化成洁白沙滩旁的希望海洋。

我们是有得选择的,与其继续让白纸永远空白,不如在雪白的纸上,用蓝色画出一道壮阔的风景线,放任翱翔。天有多高,海有多深,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至少我们不再雪盲。

Edited version, title changed to “雪盲”

入夜的冬天,如果街上铺着绵绵的降雪,那一个夜晚将是通明的。

在英国的日子,我喜欢在雪霁的夜晚,靠窗发呆。纯净的雪花如一片白布覆盖大地,枯树、街灯、房子,甚至一头静悄悄流浪的野猫,成了白布上的炭笔素描,在柔和的月光下,历历分明。霜雪皓白,白如月色,朦胧而迷离;然而一到了白昼,霜雪反射明晃晃的日光,那刺目的亮度,留给人的就只是晕眩。这一种伤害,称为雪盲。

在众多的颜色里,我偏好蓝色。蓝是相当versatile的颜色,可以清新,可以忧郁,可以沉淀,可以空灵。好几年前,好友JW打算出书,将专栏结集,找我帮忙画插图。那是我第一次正式为出版物制作插画,现在回头看当时的作品,老实说确实不怎么理想。当时由于经费限制,JW原本说只能在黑白之外,添加一色。很自然的,我不做他想就选择了蓝。

我对蓝色莫名的好感,是很直观的,也不必搬出一大堆堂皇深遂的理由。但无可否认,颜色在常人的认知里,总跳脱不开特定文化所赋予的象征含义。颜色成了一种视觉密码,无需言语既能传达该有的情绪与意义。这就是绘本阅读的乐趣所在,读图的当儿也可以读颜色,可以直观的感受也可以用心的揣度,某种颜色在绘本里所起的表述作用。

有一本绘本,只用了水蓝、雪白及炭黑三组颜色,来勾勒简洁明快的图像。这是韩裔绘本作家Suzy Lee 2008年左右的作品“Wave”。Suzy Lee目前在西方炙手可热,她以独特强烈的个人风格绘制了好几本故事非常简单的绘本,多为无字图画书,虽然简单,但丰富的视觉意象却为读者打开绚烂的想象领域。“Wave”一书里,在雪白的画纸上,作者以分明的炭笔,三两笔灵动地描绘了远山、海鸥及小女孩;唯一涂上颜色的是水蓝的海浪。整本书以图叙述小女孩与浪追逐嬉闹的互动,直到最后蓝色的浪铺天盖地一涌而下,激起千堆雪,原本空白的天际也染成一片的蓝。

(Because of this and that reason, the last 3 paragraphs were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