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手机拍摄的照片转入电脑,跟着上传到脸书,逐一看着上百张童稚的涂鸦,原本低落的情绪,倏忽就开朗了。或许,这就是开心源自爱吧?

那晚下了班,朋友邀约相聚在某家新开的咖啡座。咖啡座静静伫立在福康宁山腰的婚姻注册局内。停车场旁的玻璃门外,随意摆放几盆香草,有迷迭香、薄荷、百里香、鼠尾草,是咖啡座主人栽的,我仿佛穿过了Scaborough fair,走入了悠远的宁静,只听到路旁的阔叶老树,一片枯叶空空坠地。

咖啡座主人是朋友的相识,喜欢烘焙糕点,中年孤注一掷,开咖啡座去了。她为人低调,咖啡座的招牌小小的,一块椭圆的横切木片,在涟漪一般的年轮上,手书写:Inspired by Luv,灵感源自爱,正好见证这所在的执子之手海誓山盟,无比契合。

而这爱,就含蓄地随着年轮荡漾开去。3个多月来,业绩尚未上轨道,凡事胼手胝足,经营咖啡座一点也不如桂纶镁“第36个故事”那般唯美。我们3人坐着闲聊,店内二手家具随性混搭,散发简洁的岁月质感。主人特地为我们延长营业,天地仿佛息音,在幽暗的福康宁山,只剩咖啡座还通明。我们是浩瀚宇宙这一点星光里的痴人,而主人比我们更痴。我想,那是因为她对糕点有爱,对品味有爱,对梦想有爱吧?

藏书有好一些恐龙的绘本,Julia Donaldson创作 David Roberts绘图的“Tyrannosaurus Drip”(霸王龙阿呆)和宫西达也的“永远永远爱你”,题材上相近,无独有偶都是有关恐龙蛋对调,导致小恐龙面对认同危机的小故事。霸王龙阿呆其实是草食性的鸭嘴龙,它坚持不吃肉,它坚持不怒吼,它坚持忠于本性。而宫西达也笔下的霸王龙良太,从小由慈母龙抚养,母子情深,然而长大后为了营救母亲,和另一头霸王龙打斗。当它露出利齿,一口咬住对方,才猛然觉醒自己原来不是慈母龙。

我喜欢许鞍华的“女人四十”,对“男人四十”却无过多共鸣。如果四十是个过渡,总是要跨过去的。我不晓得四十岁的男人是否必定面对低潮,难免会有人善感多些。我是什么,我不是什么,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老天根本不会凡事知会你,没有为什么,只有接受,这就是唯一的选择。鸭嘴龙永远不可能是霸王龙,霸王龙永远不可能是慈母龙。情感过度泛滥让我开始忧心自己迟早患上忧郁。我告诉朋友,到时你们要救我。朋友说,关键是自救。

星期五到某小学办工作坊,原本不振的情绪还是得搁置一旁。席间近两百人数的小五生,他们都是阳光,不能扫了他们的兴。设题给他们即兴创作,不想他们天真烂漫的涂鸦,就是我的一剂良药,甚至连某名老师的精彩创作,也深深让我感动。

凡是能将内心填满动力的就是爱。致少这一生我还有画画这一股动力,那是我生命的灵感,我人生的幸福,更是浩瀚宇宙中依然为我通明的那一小点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