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第一周,生活就状况连连,情绪一度跌至谷底。感觉自己如搁浅在浅滩的鱼,挣扎着缺氧着茫然着。平时满嘴都在聊着幸福,然考验真正来时,才看清幸福的准确度自己到底把握几许。

若是年少时,必然一蹶不振了。我生性容易耽溺愁绪,只是浓愁毕竟是年少的专利,如洪荒狂潮,来得轰轰烈烈退得也迅速彻底;淡而化不开是而今的忧愁,若有似无,是一道迷蒙的薄雾,不堵住去路只不让你看个清楚。表面上还是开朗言笑,才一回首却是欲语还休。

幸好我毕竟还有开朗的一面,走的路多了发觉偶尔迷失就停一停、歇一歇,然后倒回头再来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幸好我寻得排遣愁绪的管道,画在小图里写在文句中,成了一种自救。若连自己都救不了,那此生就只能失败了。

我从没怀疑过幸福,也从没怀疑过梦想。某杂志在两三周前与我进行电邮访问,围绕的刚好就是梦想与幸福。趁此情绪低潮期,将当中某些答复略加补充,算是给紊乱的思绪进行整理。

问:对你而言,何谓“梦想”和“幸福”的人生?

我最近刚好听到一种说法“梦想没了,那就找另一个梦想吧!”。很简单的一句话,但却如当头棒喝。我们往往非常执著于某些人、某些事、某些物,一旦失去了就手足无措。“梦想”的作用是让我们活得更积极更美好,而不应该加重不必要的负担。凡事学会看开,山不转水转,应该就离幸福不远吧?

问:淡淡的孤独是您作品中偶尔弥漫的氛围,您享受孤独吗?您觉得缓解或抵御孤独的有效方式是什么?

孤独一直如鬼魅一样笼罩每一个人,我们孤独来到世界,离开时必然也是孤独上路的。因此孤独无所不在,与其逃避,不如正视,不如接受。就算找到最契合的另一个心灵,内在也必然有某些区块是分享不了的。我有人群恐惧症,在人多的地方会很不自在。想缓解孤独感,不应该到人多热闹的地方,而是寻找一种能够排解内心的方法,我的方式是画画,其实写日记也不错。任何一种创作,都是在和内心沟通,这样才能保持思绪的清醒。

问:您的作品总是能温柔地滑过读者的心灵,人们在您的书中感受美好。现实生活中,您是个善于宽慰别人的人吗?

不会,哈哈!我倒希望能有人来开导宽慰我。有时我会很沮丧,觉得自己是小丑,尽量为他人带来欢笑与希望,但自己却把握不住快乐与阳光。所以我总喜欢在人物的脸上,加上小丑的大鼻子。纯粹是个性的问题,一直在学习快乐。

问:对你而言,幸福的秘密花园在哪里?

我刚帮《联合早报》2012年的元旦特辑画了四幅插图,主题是“2012年的幸福与快乐”。有一名受访者提说“幸福是一种态度”。的确,幸福的秘密花园,其实就在自己的态度自己的内心里。态度对了,幸福无处不开花。

最后,补充一句:童年一溜烟就度过了,何必为难孩子呢?人生一眨眼就走完了,何必为难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