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到了多大年纪,才会懂得爱情?在儿童绘本里以爱情作为主题,能读出多大意义?

刚过去的2月14日,我不亦乐乎吃着农历新年剩下的榛子巧克力,甜甜蜜蜜地事不关己过着日子。所谓情人节,本就是属于恋人之间小格局互动的逢场作戏,先天成就不了普天同庆的大节日。要将情人节发扬光大,就得将格局扩大,让普天下所有人都能找到庆祝的理由与动力。于是,我画了一幅与自己亲密手牵手的小图,提醒朋友们在这一天,别忘了先学会爱自己;真正爱了自己,才能爱人。

Jeanne Willis创作的英国绘本 “Tadpole’s Promise”原书我没看过。很偶然地在网上看到简介,觉得故事还挺有趣的。话说树上有只彩虹毛毛虫,树下池塘里有只圆溜溜的小蝌蚪。某天刮来一阵风,毛毛虫随着落叶掉落池畔,与小蝌蚪邂逅。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他俩一见钟情,彼此许下承诺:永远不变。当然,爱情总是一波三折。过了一阵子,毛毛虫发现小蝌蚪竟然不守诺言,长出两条难看的腿,内心很是受伤。又过了一阵子,她再次发现小蝌蚪变本加厉,有了腿还长出别扭的两只手,气得快爆炸。又过了一阵子,她惊觉小蝌蚪四肢越变越长,尾巴却越来越短,大喊一声“不是说好永远不变吗?!”,便心灰意冷爬回树上,在枝头作茧自缚,躲起来养伤。不知过了多久,毛毛虫醒了过来,猛然发现自己也不守诺言地变了,成了花蝴蝶。“莫非我错怪了小蝌蚪?”

爱人先爱己,不是要你陷入目中无人的自恋,如希腊神话中那顾影自怜的纳西瑟斯,难以自拔地迷恋镜花水月的虚妄假相。然而事实上,世间多少人的爱情,不都是建立在精致甜美的包装上,如染色玫瑰如糖衣巧克力?我们爱的究竟是梦幻的爱情、浮夸的诺言,抑或恋人的真正本质?毛毛虫责怪蝌蚪不守诺言,只因蝌蚪长出四肢变了样貌,原来毛毛虫眷恋的只是蝌蚪的某一方面而已。当爱情作为一种演出时,迷恋对方粉墨登场的单一假相,可以很享受;当爱情退化成日常生活时,面对伴侣接踵而来的方方面面,就需要包容的勇气了。纳西瑟斯的绝美只存在于神话,你我都只能是生来如此的非完人,爱己就是坦然接受自己生来如此,爱人就是坦然接受对方同样生来如此。

然蝌蚪的故事我还没讲完。当梦幻的爱情碰上残酷的现实,结局难免血腥。破茧而出的花蝴蝶回心转意,决定飞去找回朝思暮想的蝌蚪情郎。她飞到熟悉的池塘,不认得眼前的牛蛙既是当初的小蝌蚪,正想趋前探寻,他俩四眼相投,还没来得及开口,牛蛙就本能卷出闪电般的长舌,一骨碌将花蝴蝶吞进肚子。痴情的牛蛙还在默默等着当初可爱的毛毛虫。

说穿了,“蝌蚪的诺言”原来是一本普及生物知识的儿童绘本。小孩在黑色幽默中了解自然科学,那成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