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办了一本薄薄36页的绘本杂志,是城市里有钱也买不到的《绿孩子》,因为杂志是专为山里的儿童绘制与印刷,简单的文字配上憨态的小图,流露一缕更贴近芳草、泥土与白云的气息。

数月前到怡保小游,在某书局找到一本过期的中国杂志《城市》。该期为《绿孩子》做了个小专辑,看了之后念念不忘。“把最好作品献给乡村儿童”,这是《绿孩子》封面上印着的一行小字。负责杂志编委工作的6人,都是目前中国绘本界的文学家、工作者及发烧友,包括广为人熟悉的“两只熊”兄弟:熊亮与熊磊。《绿孩子》依照春发、夏生、秋收、冬藏的规律,按季度发行,2010年春季的创刊号,印制了5000本,如期送到中国16个省份近100所乡村小学的孩子手里。是什么信念推动他们去为乡下的孩子创办免费的杂志?很简单,因为他们相信阅读的力量,“小时候看过的东西会长进骨子里,永远不会忘”;而且阅读至少能减少乡村与城市孩子的差距。“《绿孩子》能做的只是一点点。但也许,一本杂志改变的就是一个将来。”熊亮说。

上周收到一则电邮,是好些年前通过部落格结交的网友发来的。虽只是泛泛之交,但我记得她的网络别名:SeekingGoals。她一直在努力寻找人生目标啊,相隔数年,不晓得她可否已找到。但我想应该是找到了,她来信邀我作画,而且是直接画在空白布袋上。事缘她在Facebook设立了名为Handmade link的网页,以兜售手绘布袋方式为自闭儿童中心募集款项。一开始,原是售卖中心儿童所画的布袋,后来也邀请志工朋友参与创作。我约了她出来详谈。她个子瘦小,却背着好大的背包,拎着好大的布袋。她是想做一些事情的,但一个人的力量难免薄弱。不过在她薄弱的身影里头,我看到一颗伟大的爱心。

我最近一次到小学办绘本分享会,安排了一项简单的“布布爱心操”,配合布布系列第二本故事的爱心主题,让礼堂里7、8岁的小朋友,一起参与爱心体操动作。虽然小朋友的配合度很高,只是400人的大场合实在难操控,搞得有点手忙脚乱。纵使如此,我还是希望在他们400人的小小心田里,都种下了一枚爱心种籽,种籽会发芽,会开花会结果,会蔓延成一片包容天地万物的爱心大森林。

我还没想到要为米色布袋画什么图,如果我画好了,你会愿意掏钱支持吗?爱心,可以如《绿孩子》,能跨越江河,深入高山,把绘本的美好送给偏远村里的孩子;爱心,也可以如手绘布袋,以举手之劳为素昧平生的小朋友画一幅小小的希望。“一本杂志改变的就是一个将来”,就算只是一个小孩子的将来,那也是值得的了。

注:本期的图取自《布布有个大问题》,也是爱心体操的灵感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