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赶画的这几日,满脑子都在绕着“幸福”二字打转,忽然觉得自虐的状态,在某种境况下,竟然就是一种幸福。

幸福是在压力下催生的吗?老朋友和某辅导机构合作,即将推出一本谈夫妻相处之道的散文集《飞跃双人床》。我答应帮她的新书画插图,她结合自己的经历,加上对周遭友人的观察,以24篇文字,从方方面面轻轻松松畅谈婚姻生活。

我不是超人,不擅长兼顾太多事务。但现实生活却往往逼得人无法只专注于一件事。作画最忌分心,然在快节奏的生活步调里,分心早已是一种求生技能。这还有个别称,就叫耐压指数。压力固然能激发个人潜能,压力却也足以乱人阵脚。我不是压力的好对手,今早匆匆忙忙出门上班,脑子盘算过多琐碎杂事,结果到了办公室才发现忘了带画笔,使得工作安排全被打乱,顿时陷入双鱼座无可救药的沮丧。眼看交稿期限迫在眉梢,偏偏自己又不争气,糊涂碍事。只是随着年纪大了,性子毕竟也收敛许多,容许情绪决堤反正也无补于事,倒不如随机应变更改计划,先进行其他当务之急。谁的手头上不是同时存在数个当务之急?每件任务都很重要,但无论多重要,我们都不可能同时处理的。我现在明白了,与其什么都做不好,不如只用心做好一件事。作画时就全情投入创作,其他的纵使十万火急,但很抱歉,也只好暂不理会了。听起来倒几分艺术家的脾气,其实不然,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能无后顾之忧地专注作画,简直是种奢侈。我只是在窘迫的细缝间寻找一丝丝的蓝天,尽量不要对不起自己的生命。

有人问:何时最重要?何人最重要?何事最重要?答案就是:此时最重要;眼前人最重要;付出关怀最重要。的确,时间不可能捉牢,因为时间根本留不住。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此时此刻,不是过去更不是未来。最重要的人,不是伴侣不是小孩不是父母,而是任何此时此刻与你同在的人。你在乎过此时与你擦肩的路人吗?你重视过此刻与你交流的某人吗?不分心是拉近距离最好法则。不分心做好眼前那一件事,也是把事做好的最佳态度。

朋友在她的新书谈婚姻的幸福。什么是幸福?或许是能坦然面对不可能不平凡的生命,或许是愿意接受注定要五味杂陈的婚姻,或许是可以包容有失不一定有得的人生。又或许,凡事都只要学会不分心,那就是播下幸福的小种籽了。

在幸福双人床上一个人入眠,有些人看到凄清孤单,有些当成是多了伸展梦境的空间。幸福不是一切如你所愿,而是在不如愿的日常生活中,至少知道自己要些什么。每当我忙到晕头转向时,只要告诉自己,是在忙着自己乐意的事,自虐何尝不是幸福?

注:附图是刚为《飞跃双人床》创作的其中一幅插图。捂住双耳,别过身去,仙人掌刺得百孔千疮的关系,幸福泄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