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如果没有一片片柔弱的叶子,无论树身有多壮硕挺拔,终究也只是枯木。就算要成就枯木,也必然得先有众多的绿叶,不曾蔚然,又何来蔚然凋零的萧瑟?不曾青春,又何来青春沉淀的晚秋?

枯木的气定神闲,从容退却繁华的娴静气度离我们尚且遥远。有多远?非常远。因为我们现在连一株小树也不是,我们顶多是已经发了芽的苗,而这苗会长成什么样的树,无人知晓。若是不幸,或许就会夭折;若是有幸,那就尽力为成长的树苗多添几片的叶,让那一叶叶的青绿,吸饱日光与雨露,带着树身朝天空勇敢舒展。

书籍理事会负责人联络我时,一切已太匆促。我们双方都忙,理事会忙着筹备年度亚洲儿童内容节Asia Festival of Children’s Content,我忙着学校事务。然而当一切确定下来后,虽然只有少于两周的时间来准备,我还是感到万分喜悦。数月前得知本届AFCC再度于艺术之家The Arts House举行,就立即接洽TAH负责人,提议在活动期间,展出学生作品。我任职的义安理工学院人文系,为报读儿童心理与学前教育文凭(简称CPEE)的学生,在第三年设计了创作与出版专业路线。刚好去年我回国,赶上为首批三年级生讲授童书与插画课程。

有趣的是,我们毕竟不是艺术学院。首批19名学生,都没经过正统美术训练,画画基本功力薄弱。在短短一学期内,必须掌握画童书写童书的基本能力,实属不易。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大部分都克服了画功的不足,在毕业作品里,展现自己最精彩的一面。

为这次的对外展览,一方面监督学生选画裱画,一方面赶制画展海报。请同事帮忙撰写海报文案,介绍毕业生的创作及所修读的课程内容。同事有心,提议给展览定个主题:Little Leaves。既是树叶,也是书页。一页页的童书插画,犹如一叶叶的初生嫩绿,清新而不张扬。

学生毕业了,有多少会朝童书创作的路向发展,不得而知;就算一个也没有,那是现实的考量,也没关系。我只要他们记得,他们曾经是那一片片不可或缺的小叶子,青涩而精彩。他们当初抱着怀疑态度创作的毕业作品,纵使不够专业,却也有资格登大雅之堂,在AFCC向世界各地的访客,展现天真朴质的浪漫。

有一天,若我们也成为了一棵枯木,那必是我们的莫大幸福,因为那意味着我们曾是一株盛夏的树。把岁月都镌刻成实实在在的纹理,爬满一身,凝住成厚重的内涵,笃定地再也无惧风霜;只是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还得唤醒许多许多数不尽的小叶子,勇敢地吐露青涩的嫩绿,让根基未深的绘本树苗,积累足够的茁壮,绽放足够的灿烂。

活动前一天,领着数名三年级生到艺术之家,简单地帮他们的学长布置展板。从他们的眼神,我看到了憧憬。他们将是明年的little leaves。

 

注:本期附图为展览海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