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凉风殷勤,乱了身旁一片婆娑的树影。半个皓月点不亮夜空,独照一缕流云,骤然随风横空飞去。风仿佛将一切吹走,也吹走了过多城市的光害,人生需要一些幽暗与宁静,在幽暗与宁静中回归内心。

我在月下任意弹奏内心的一片江湖,指法凌乱地复习着Leaving on a Jet Plane。上了几堂课虽依然对C、D、G和弦很生疏,然在不流畅的韵律中已能逐渐摸索出片刻协调的节奏。如果生命能有瞬间的美好,有风有月有疏影有自己的音符也应当算是了。

虽没有倚剑没有长啸,没有举杯没有起舞弄影,然谁心底不隐藏一股不羁的豪迈与侠气?策马江湖的孤旅是浪漫的向往,彳亍人生的孤旅却是难以名状的况味。那天在网上听蒋勋谈生活中的唐诗,聊起谪仙李白的《月下独酌》,说那是洒脱中的孤独感。贬谪凡尘的仙人注定是孤独的,没有同类没有知音,只能以明月为伍以清影为伴。但有谁是不孤独的?王维穿越千年的啸声,当时不也只有幽篁听过只有明月听过?子昂幽州台上的泪光,除了悠悠天地又可曾有前人见过来者目睹?

愿意耽溺孤独,以孤独酿出最酸楚烈酒的生命是疯子,因为疯子的内心世界,是最不为人所理解所认同的。而往往疯子才是哲人才是文人才是艺术的生命体,越是疯了就越是清醒,愈是清醒就愈渴望长醉,醉了就不疯了。没人是愿意发疯的,但这世上总是得有人担负起无人理解的疯子角色,这无关选择,是责无旁贷的使命,就只为了发疯而走这一趟孤旅的生命。

有的时候,会很莫名地感觉很孤独。总有千言万语镌刻心底,纵使刻痕渗出血丝,也只能独自默默让伤痛结疤。有些话是不能够说出来的,有些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的,又有些是不晓得能说与谁听的。天地浩瀚,人生如寄,多少伤心事,萧瑟为谁吟。

或许啊,就只能放文字自由了,却放逐不了自己,在生命的孤岛上,我不是可以放洋远去的风帆。守着孤岛直到老去,化为了尘土,三分随风浪迹天涯,七分留待机缘,若是有幸,愿成就一朵花的春天。大半辈子上下求索,却求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是上辈子太懒散了,这辈子注定慧根不足,只得一世苦苦追寻,纵使徒劳,也只能在徒劳中,体悟原来这就是人生。

第四堂课学了Leaving on a Jet Plane,第八堂课将学弹In My Life。或许到时候,当我掌握了所有和弦的指法,我就可以不必言说了,也不必吟唱了,在自己孤旅的江湖,让音符拼凑一遍遍的In My Life,找回今生曾经踏足的每一个地方,找回还健在或已离去的友人与爱人,给荒草,给晓风,给残月,给平野,给星辰,给再也听不到的钟声,给飘渺天地间的那一只沙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