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是麻醉剂,可以让日子好过一些,往往倍感无力时,我总本能地幻想美好的境遇,聊以自慰。

前些时候,我就煞有介事地幻想天降横财,并且很认真地每晚望着天花板,计算自己究竟需要多大笔的数目,才能实现购屋梦,搬离自私无理的吵闹邻居。我是理财盲,太多的钱我会慌乱,一百万太多了,六十万则刚好。三十万留给自己买转售组屋,二十万平分给哥哥姐姐,十万部分捐作公益,部分设立绘本文化基金,推广新加坡绘本产业,多美好的计划啊!想着想着都带着幸福微笑进入梦乡。

巴西籍作家Paulo Ceolho在成名作 “The Alchemist”(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写着:People are capable, at any time of their lives, of doing what they dream of. 人都会做梦,不着边际大大小小的梦一箩筐,倏忽来去,过眼即忘;然一认真言及梦想,则不是人人皆可娓娓道来,侃侃而谈。Dream是有分等级的,不切实际的是幻想,实在可行的是梦想,努力实现的是理想。要求人人都有理想未免苛刻,但至少为自己整理一些梦想吧?没有梦想,活着哪来的动力呢?

台北有个小伙子黄明正,与生俱来翻滚倒立的本领,26岁那年,他决定善用难得天赋,花150天环绕台湾本岛,寻找并记录富有特色的景点,倒立留影。这看似疯狂且毫无意义的举动,换来异样眼光,也换来勉励的鼓掌。黄妈妈得知儿子的决定,没加以劝阻,只表示羡慕,羡慕儿子有自己想做的事,能够一步一步去完成,反观自己却不知道想做些什么。

而在中国也有两名傻小子谷岳与刘畅,花了3个月时间,于2009年6月开始靠搭顺风车一路颠簸,从北京出发勇闯柏林,他们途径李白故乡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往南进入伊拉克、土耳其,再从保加利亚到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最后抵达柏林,一路上历经语文文化隔阂,人情冷暖,并将这段游记,拍成另类的公路影片“搭车去柏林”(To Berlin by Thumb)。影片引述了两人的感想:只要你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帮助你。我想他们也是受到Paulo Ceolho的启发吧? “The Alchemist”就有这样的一段文字:And, when you want something, all the universe conspires in helping you to achieve it.

想全世界都来帮你完成梦想,就得自己先肯踏踏实实迈出那第一步。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唯有自己先主动谋事,老天才有可能助你成事。环岛倒立有意义吗?搭便车旅游有价值吗?这些自讨苦吃的傻小子,将信念坚持得有点憨傻,而他们满足的微笑,却也提醒了凡夫如你我,梦想是可以值得拥有的。

我不相信老天会无端降六十万给我,所以那只是自我暂时麻醉的妄想;但我相信在绘本创作的路途上,一定会不时出现贵人相助,因为那是梦想。至于买房子,就只好一边打工一边期待政府快些抑制疯狂的楼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