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推着小弟弟走在前头,小姐姐一身幼稚园的校服,欢快地跟在后头。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忘我地挥舞着手中撑开的小花伞,仿佛想要捕捞顽皮的微风,捉一把缤纷翻飞的彩蝶。见妈妈走远了,才又奔了上去,蓝色裙摆荡呀荡。

天气很热,街上的路人都皱着眉头,在交通灯前苦候小绿人快快亮起,淌着一条条的汗像溶化的蜡。只有小姐姐打着伞,却又不好好撑着遮挡阳光,一会儿把伞支着地面左旋转右旋转,一会儿摆动小脑袋瓜儿认真唱起歌来,细细的发丝贴在红扑扑的小脸庞,犹如雨后爬出来玩闹的小蚯蚓。身旁路人没人在意她,任意唱歌跳舞本就是小孩的权力,那不是疯了是天真;身旁路人没人留意她,他们都不是观众,只是倥偬的生命。

我在车里等绿灯放行,靠着车窗支着脸庞,侧头望着小姐姐一路和小花伞的歌舞,远远地只有画面没有音响,那是五线谱上忽高忽低弹跳的小蝌蚪音符。街景如常,车流人龙在烈日下行将枯萎的树木瘫痪的建筑,然小姐姐心中无处不是美好的花园,小花伞是最灿烂的魔法棒,每一步蹦跳都是幸福的笑语,好生令人羡慕。

朋友在脸书上分享:如果你现在能及时问自己一句“10年后我会怎么样?”你会发现,你的人生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如果你有向往,那从现在就开始做。时刻想着10年后的自己,你会朝着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小孩对10年后是毫无概念的,因为他们都只活在当下,当下开心就唱歌跳舞,当下伤心就放声嚎哭,当下疲倦就趴下呼呼入眠。一旦长大,就失去把握当下的本能了,我们眷恋着过去,我们筹谋着未来。我们会发现,自己不过是一根蜡烛,纵使不燃烧,也必将在时间的烈日下溶化,成了一塌糊涂的不知是汗还是泪。

绿灯放行,我松开脚踩的离合器继续上路,继续下一个10年离合交错的旅途。我真想如小姐姐一样,可以把手中的小伞挥舞成太阳一般张扬的花,每一刻当下都是饱满的。但人生只会偶尔暂停,在交通灯前,然后该是直走左弯右拐还是U转,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驶向下一个10年不停的路。我曾经有过一个绘本的构思,在天堂的大门外,一条狗默默守候,很多年过去了它都没离开,直到有一天它兴奋地摆动尾巴,双眼忽而亮了起来,呼吸变得急促,在许多走向天堂大门的生灵之中,它终于等到了熟悉的身影,虽然当年的小主人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头,但那不重要了,它只是一心像生前一样等着主人回来,然后一起到天堂散步。

如果生命就只剩下10年,其实那也足够去弥补一些错误,成就一些事业,完善仅有的人生了。然后问自己,谁会在天堂上等你,而你又会在天堂外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