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 s 那一刻出奇的宁静,时间轻飘飘地,仿佛之前与之后指针的滴滴答答,都是时间急促而沉重的步履。

那个晚晨那一刻,或许有风或许没有,寥廓的天地骤然飘下雪花。在空荡荡的园子一隅的空荡荡的长凳上,她身旁忽而多了一些朋友。

也不急着寒暄,也不急着嬉闹,似乎还隐隐吐露着枝梢的余温与绿叶的难舍,都很有默契的,坐在长凳上,看着时间在空中荡漾,直到落下,然后长眠,在浓绿的草茵之间。

——热带岛国近几日花树盛开,带有几分樱花美景,作图纪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