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重

如一尾燕

剪开空气

成一丝丝破碎的风

牵一根长线

画出赤道的圆周

衔一束日光

照向北回归线的尽头

到底有多空

一亿光年的回眸

也填不满

一瞬间的感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