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迷城的残败回廊

响彻冬不拉鼓的声响

唤醒洞窟的千年飞天

却飞不出

早已风化的翅膀

落入凡间的谪仙

纵使坚持跋涉

也只能是当年玄奘的一行足迹

在无边黄沙而今只留下

无人问津的草鞋

一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