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永远记得了诗的香气,就在那个接近黄昏,夏虫悠悠长歌的午后。

姐姐一遍又一遍轻声细语,仿佛唱着歌,她只觉得好好听,也觉得好香好香。

那时她才6岁,根本不懂得姐姐脸颊荡漾的,是爱情,绯红如天边的晚霞。

 

PS:好久没创作小物语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