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带走云彩

还是云彩牵引着我

维持生命的一种

无重量

随着鸿雁划过地平线时

如音符轻轻落下

还未着地化成影子

就散了开去

没入空寂

又若有似无地渐渐孕育成

镶着金边的

另一朵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