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的心情格外漂亮,熟悉的城市仿佛也开满了花。

每一脚步都绽放着自信,每个角落都洋溢着欢愉。

我知道,这一天,这座城市因为我而更美丽。

—-

我一直都觉得女子和小孩最容易画,或许女子和小孩在人的观念中,与“美”最直接挂钩;若用“美”来形容男子,反而显得不妥。这阵子在忙着赶绘本创作之余,也完成了Erabelle负责人委托的项目:为其品牌创作两幅图,并配上文字。我之所以欣然接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们要我画女子,而且是一古一今,一古雅一现代。我之前就算画女子,也多偏向“小孩”版居多,正式画成熟女子,这应该是头一回。仕女图向来都是古今画家乐于创作的题材,我虽然不是画水墨国画,然这两幅数码作品,称之为仕女图,应不为过吧?

Erabelle为时下女性提供美容护肤产品服务。我用文字与图像提供美的感受,想想其实与Erabelle所从事的,可谓异曲同工。

Copy and illustration done for Erabelle. Please do not re-produce the text and visual image in any form for any purpos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