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在时间的河里

取走注定属于我的那一瓢饮

带着他,带着她

一同走上漫无目的的沙漠远行

陷入沙地的每一步脚印

在风中慢慢化去

沙漠终究还是沙漠

不留下任何足迹

除了风的纹理

瓢里的每一滴时间

滋润远行的每一寸翠绿

开了一刹那的花

一刹那便宜

当最后一朵花开尽

谁晓得是在远行的那一段距离

也只好放下空了的瓢

原来这就是目的

沙漠终究还是沙漠

只留下风的纹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