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开始转冷了,就是那种一夜之间醒来,感觉明显骤降好几度的转变,仿佛从中秋一下子就掉入进入深秋,狠狠地瞬间跳过高高门槛那么的明显。一直忙着“小绿宝”的功课,间中又分神去想“蓝大兔”的故事。很贪心,想同时完成两份毕业作,只是不晓得时间能否凑合?布布都还没开始,烦恼。

这幅小图没什么故事,就是纯粹探索习作,在摸索新的画法。风格/技法是我刚开始画绘本时很苦恼的领域,因为那时在动笔前,不知道应该循什么路线。各种的影响总是有的,但现在我都不在乎风格了,就是一直随着内心喜欢的image去画吧。只是我一直很喜欢水彩水墨那近乎透明的质感,这在电脑作画中,比较难达到。所以只好不断尝试。

英国少女有不少喜欢在头上耳鬓,别上一朵显眼的绢花,有一次我老远见到某少女竟然戴着白色的绢玫瑰,文化上他们是不忌讳的。新加坡少女流行戴花吗?古人满头都是琳琅头饰,现代若也如此,必定引来异样目光。我画小女孩头上一朵大大的玫瑰,就如唐朝宫廷仕女盛行的装束。她有点叛逆:我就是喜欢如此,青春是我的,美丽也是我的,你管?!

好啦!又得继续忙。

Trying out new technique, hoping to achieve water-colour effect using computer. Not that successful though, but the outcome does have its own appea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