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像只小野兔,无时无刻不以奔跑代步。

仿佛时间老公公步伐太散漫,她巴不得嘻嘻哈哈地三步拼成两步,就把一天跑完,然后呼呼大睡,睡醒了,继续蹦蹦跳跳。

无论妈妈如何叮咛嘱咐,她就是停不下来。直到那一日,她忽而乖乖不乱窜了。

每一步都看得很仔细,每一步都走得很用心。满满一地落花零散,原来小野兔也有惜花时。

***

10月1日,今年儿童节与我别具意义,因为有了布布有了飞飞。我带着它们来到剑桥,和老师同学分享,虽然他们大多看不懂中文,然而绘本的好处,就是有大篇幅的图,图就是跨越语言文化的全球性沟通媒介。我们都是以图交流的,我们都是借由“读图”揭取满满的欢乐的。正如各位朋友认识阿果,也是因为我的每一幅小图创作。我们得以图画沟通,那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布布与飞飞不一定完美,但布布与飞飞需要朋友的呵护与包容。如果能获得大家的支持与肯定,第二本甚至第三本的布布与飞飞渴望就能相继面市。很多朋友也问起“魔笛手”出版一事。“魔笛手”并非儿童绘本,我本身很看重这个故事,不想草率出版。在新加坡想要出版“魔笛手”这类较难归类的绘本,不简单。当前能有出版社冒险推出中文儿童绘本,已是难能可贵了。一步一步来吧,但我相信“魔笛手”一定会成书的,还在等待时机,那将是我下一个心愿。

It’s Children’s Day today in Singapore. To all my friends new and old back at home, happy children’s day! And to all my friends in UK who can’t understand my Chinese writing, thanks for visiting my blog all these while; may your dream comes true in the nearest futur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