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忘了多久没画嫦娥了。至少在读小学时,我是每年都会画嫦娥的。那时候的月饼广告,或礼盒包装,都盛行嫦娥奔月。不同的商号就有不同的嫦娥,装扮样貌举止表情各不相同,只能说嫦娥其实不住在广寒宫里,而是活在你我心中。

嫦娥已经是古典美好的符号,美何其抽象,如何定义。我画我认为美好的嫦娥,我也觉得如果让小朋友从小就认识到嫦娥的美好,就仿佛在他们心里埋下一颗美好的种籽,那么中秋节对他们而言,就不单纯只是琳琅满目月饼口味的经济拼搏而已,而多了一丝可以想象可以期待可以玩味的文化意涵。可惜,现在都很少看到嫦娥奔月图了。

心中活着一个嫦娥的人,道德上不可能败坏到哪儿去。我真的是这样相信的。正如前几天,在住家楼下搭起临时庙会,主坛的横幅端正绣着“欢庆齐天大圣圣诞”。想象一群信徒忙乱张罗,就只为心中信仰的虚构神明祝寿,你可以笑他们无知,但我却感受到无知里头可敬的虔诚。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无知,因为他们相信自己不足,因为他们相信面对未知与不可知时应该敬畏与不自大,更因为他们相信齐天大圣具备值得他们崇敬的美好品质。相信齐天大圣,与相信12月圣诞老人就会驾着雪橇赶来人间本质上并无差别。人真的不应该太自大,对于生命、宇宙、自然,还是保留一颗敬畏之心妥当一些。

这几天很感谢朋友们的留言与email,我只是个喜欢写写画画的普通人而已,请千万别称我“大师”或“达人”,受之有愧。况且,我从来没想过当新加坡的几米,那天的专访特写弄得我挺尴尬的。我才刚起步,出版的是儿童绘本,与几米的流行绘本性质上有别,请朋友别误会。至于有人问起“魔笛手”,我暂时并无出版之意,时机未到吧。还有,新加坡的中文绘本才刚萌芽,很娇嫩脆弱,出版社有勇气尝试实属难得,让我们一步一步来,只要我们相信,有朝一日我们也能拿出可与日本、韩国、台湾作品媲美的绘本印刷品。

我相信绘本的美好,正如我相信嫦娥的美好;我们也要让世人相信,新加坡有的不只是经济与法律,新加坡更有着迷人的文化创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