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公园里别无他人,除了花、树、云、草、小鸟、蜗牛,以及躲起来吱吱长鸣的虫子。

他牵着小黄唱歌散步,忽而按耐不住连打三个大喷嚏,如同吹奏小号喇叭又响又刺耳,怪难为情的。

幸好公园里别无他人,除了花、树、云、草、小鸟、蜗牛,以及突然嘎然无声的虫子。

然而他还是揉了揉鼻子,说了声“对不起”。

这时,鸟啾啾轻吟,树沙沙轻唱,虫子再次吱吱高歌,仿佛说着“没关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