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有个刚认识的朋友说,我的图总摆不脱淡淡的忧伤。我也不是故意的,只能说那是我一种审美态度吧?至少把忧伤、遗憾、失落当成美来玩赏,总强过遭之吞没,可不?

今早大老远和一大堆上班族挤地铁,换了3趟车,再换巴士兜到偏远的罗央工业区,就只为和印刷厂负责人调整新书的颜色。之前画的图一旦送去印刷,颜色跑得一塌糊涂。然而无论我们怎么琢磨,始终无法还原原图的色泽,甚至连贴近都达不到。十分懊恼。想象你在家中对着镜子用心上妆,胭脂是夏荷一般的水红,眼影是暮色一般的暗紫,精心拿捏,一切恰到好处,只为悅己者而丝毫不差,哪知一出了门,却因日光太猛,水红成了艳红,暗紫成了青紫,那种无助,十分痛苦。

出了印刷厂,下着不大不小的雨,这就是遗憾了。总是有事不能遂心的,总会有人让你懊恼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