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株很奇怪的松树,树身在接近地面处,横出一支细细的松枝,像伸着瘦瘦的小手。

他每天上学途中,总要和松树握握手,道声早。

他每天放学途中,也必定和松树握握手,说再见。

遇到颁奖典礼,更要不断和松树握握手,重复上台领奖的步骤。

离开很多年后,他回来找松树的小手;蹲下身来,横出的松枝还在为他努力伸着。再次握手,他轻轻说了声:谢谢,老朋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