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回真的是受够了,他要离家出走。

妈妈手插腰间不发一语,任他手忙脚乱收拾包包,好气又好笑。

“我要走了!”

“顺便关上大门。”

“我真的要走了!”

“拜拜。”

他握着门把,鼻子一酸,正要绝望把门一关,这时却飘来熟悉的浓浓香味。

妈妈拿手的核桃蛋糕出炉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