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日的冷戰之後,他們鬧完了情緒,相依偎信步在園子裡兜圈圈。盛夏的日光濾過枝蔓灑在小徑上,他們看到了天使透亮的翅膀。

大半年的熱戀之後,激情在多雨的季節冷卻。他留下空空的木椅,她聽著雨點打在木椅上。

大半個世紀之後,木椅都老了,卻依然還在同一個天地,在夏日秋雨中,相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