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热烈的掌声中独自离开了礼堂;来到无人的角落,只剩天地的空茫,以及倒影零碎的一片荡漾。

没有人意识到他的离去,没有一声鼓掌为他而响。他努力的演唱没换来认可,首次学会了失败就是注定被众人遗忘。

角落太静了,几乎可听到信心的溃散,他只好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低声吟唱。

直到累了,偶一回头,才发现有个小听众,正眯着眼在欣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