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袤的油菜花田在炎炎初夏,像是綿綿密密的檸檬芝士蛋糕。

他迫不及待一頭栽入,小小的個子消失在高高的花田間,只剩天藍色的遮陽帽,一躍一躍。忽而不見了,忽而又冒了出來,彷彿藍色的小海豚,在檸檬黃的汪洋裡,獨自揮灑夏日的芬芳。

跑累了,就沉入海中唱歌;唱膩了,就跳起來張開雙臂,充當稻草人隻身守候花田。

偶爾來風,高高的油菜花微微蕩起波浪,方才見到小小稻草人不稱職的身影,苦候着雀鳥。

雀鳥沒來,稻草人風浪中,忽而冒了出來,忽而又隱了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