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相信他大白天看到了星星。這麼乾淨明亮的藍天,連一抹雲影都沒有,怎麼可能有星星?

但他真的是看到了,天是一面湛藍寧靜的湖水,星星如小雨點落在湖面,泛起一圈一圈的淺淺的漣漪。消失了又蕩開,消失了又蕩開,錯落有致,彷彿旋轉着一支三節拍的華爾茲舞曲。

但他還沒能說出口,眾人就連番否定了。眾人就在連番的否定中,肯定了他的孤獨,否定了審美的藝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