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wall is ever too high

for the violet dreams of Wistaria

On the first morning of May

“不是葡萄,是花。”媽媽說。

“什麼花呢?”

“這個……說了你也不懂啦,反正就是像葡萄又不是葡萄的花。”

“不是葡萄,是很像葡萄的花?”

“對啦,就是這樣。”

小女孩頻頻回頭,方佛聽到紫藤結成一串串不可大聲吐露的秘密。

“那麼……是葡萄花囖?”

教堂晨鐘悠悠響起,母女倆漸漸走遠了。探出牆頭的紫藤花束,這時又微微開了幾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