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陽光真好,枝頭新吐的嫩葉,背著光流露透亮的翠綠,清晰的鳥語在林木間跳躍,忽遠忽近。保溫瓶中的咖啡溫度不燙嘴,三茶匙的煉乳正好調出恰當的甜度;三文治裡的乳酪口味厚重,原來完全成熟的乳酪這麼好吃。“今後就這樣準備午餐!”,他似乎因為找到開心的理由,嘴角牽起若有似無的微笑。忽想到還有半小時就得開會,剛泛起的笑意又癱瘓了。

這時走來一名外地人,在不遠處提著專業相機,莫名其妙對著樹對著草對著花猛按快門,然後查看視頻,似乎不滿意又刪掉。“這也好拍?浪費人生。”

旅客經過他身前,似乎對他禮貌一笑。他卻刻意低頭,輕輕掃去散落腿上的麵包屑,還有一根不知什麼時候掉下的白髮,在這麼好的陽光下,還閃着銀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