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peeps

at the dancing cherry petals

drifting in the wind.

他獨自跑到墓園裡打發時間。奶奶說,奶奶的爺爺就長眠在園裡長著櫻花樹的角落。

他沒見過奶奶的爺爺,更沒看過奶奶的爺爺長眠的角落。這天春光在春風中搖曳着光影,園裡幾株櫻木早已開滿了花,水紅、粉白、淺淺的紅色,一簇一簇一團一團,彷彿掛在樹梢擱淺的雲朵。

這一棵花樹最好,他就一廂情願認定是奶奶的爺爺的花樹了。還不識字,他看不懂墓碑上的銘文。

忽然來了一陣風,櫻花下雪了。他繞著厚實的樹身唱着歌跑圈圈;唱累了,就和風中飛舞的花雪捉迷藏。

奶奶還說,不久將來奶奶也要到園裡找個長著櫻花樹的角落好好休息。他決定到時候,就從這棵櫻花樹,唱著歌跑到奶奶的那棵。他還要告訴奶奶,一定要是粉白的,那最像棉花,最像雲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