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外甥女通过skype突然发来简讯:有天大的坏消息。当时我正在房中上网找资料,立刻打开录像通话,脑海一边闪过各种可怕的可能。画面出现外甥女圆圆的脸,都已经20来岁了,怎么还是那副小时候做错事的同样表情。问她怎么了,她支支吾吾地,我立即猜到了:发生交通意外了吧?果然。她早上上班开我的车,结果撞了他人的车尾。得赔偿4000多元。明年的保费也不晓得要涨到什么“天价”了。

当然,我当时一听到消息时,的确动了怒,怪她怎么如此不小心,无端端要自找麻烦,惹上祸端,浪费辛苦挣来的金钱。只是,头绪虽然乱成一团,还是有一丝清醒的,祸已经闯了,局面也不可能扭转,除了接受也别无他法了。重要的是,人没事就好。

我这外甥女,原来真的长大了,遇到麻烦事,也能够自己解决。其实,我当初不也是莽撞的新手?当时没怪自己,现在又怎能怪她呢?有些道理就是得经过跌跌撞撞才能明白的。

这则坏消息多少影响了昨天的心情,课业也无法集中心神继续。只是我人在地球另一端,空焦虑苦恼也是无济于事。人生真的是如此的,以为平淡无聊,以为风平浪静,以为一帆风顺,以为顺心顺意,而偏偏总在最不经意时刻,冒出各种意料之外的大大小小插曲,严重的不严重的,要命的不要命的,防不胜防。风波乍现,或许会头晕目眩;但风波总是会过去,然后日子又回到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似的。当时要命的插曲,原来也不怎么要命。

我房中有两口窗。英式民宅的常见玻璃窗,通常分割成上下各半面。想打开可往上拉或往下压。大半年前刚住进来时,面向大路的窗口,一朝上拉就能轻易打开,凉爽的秋风涌了进来,格外舒服。另一面朝向小路,无论我怎么使劲都无法将之拉开。试了了几次就放弃了。结果那面窗就一直紧闭着,直到上周某天,我忽然想,怎么不试着将上半面的玻璃窗往下压呢?结果一试,就轻易开了。

原本一直以为开不了的窗,还是开得了的。因为能够打开,每天清晨才能听到清晰的小鸟啼唱。

没想到的事,人生中多的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