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老是眼睛浮腫,經常干澀流淚,不曉得患上什么眼疾?忽然一身的病痛就慢慢浮現了,這是歲月對我反擊的開始。肩周炎時好時壞,折騰得非常難受,現在又加上眼疾,不曉得接下來還將浮現什么病痛?我從來就沒有不認老,這幅肉身遲早還是要舍棄的,我要求不高,就讓我老得無病無痛,能繼續創作,應該不過分吧?

眼疾使我無法長時間對著電腦,幸好已是春天,不上網不作畫,我可以出外賞花。此時的劍橋到處都是鵝黃的、金黃的、淡黃的水仙,迎風擺蕩,清新可人;偶爾還能看到風信子、郁金香在尋常百姓院子或窗臺爭艷;然最讓我心動的,始終是滿樹的梨花、梅花、桃花,還有金燦燦的熱鬧非凡的迎春花。那天我將房間窗戶打開,才一回頭,就飛進一只大蜜蜂。那是春天的天使。

只是劍橋的春還是難棄英國特質:陰霾憂郁。今早醒來就一片陰濕,睜著惺忪睡眼扭開電燈,燈泡才一閃就爆了,房間更顯晦澀。若非四處繁花點綴繽紛,帶來縷縷生機朝氣,每天如此天氣叫人該如何消受?

總不能老是到戶外賞花,那未免太奢侈也太罪過了,正業還是得經營的。上回畫的親子騎自行車小圖,由于與作者新書書名不吻合,所以得重畫。昨天花了一些時間將新圖趕出來,感覺還是不錯的。上方空白部分,留作文字排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