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市中心兑换欧元,从购物中心走出来,在古老市镇的砖石道旁,繁华的熙攘声嚣中,传来清晰且轻快的吉他旋律,那段过门如一把钥匙,刚好不折不扣将记忆某处早已淡忘的木盒子悄悄打开,许多不知滋味的朦胧感觉一涌而上,如夏夜的烟火,如春天的彩卉,如不断旋转的万花筒,最后都没了具体情节,就只剩模糊虚无的彩影,在眼前晃动。似乎记起了什么,又不知道记起了什么,只晓得确实有某些应该是曾经感动的岁月片段,留在木盒子里,打开了只剩一团烟一缕香。确实,许多的记忆到最后都只成了悠悠远远似曾相似的感觉,在脑海中如幽魂,飘来荡去,难以整理。那是老迈流浪艺人弹着吉他对着麦克风唱的歌。那个角落是他每天必到的舞台,撑开一把阳伞,安好扬声器,就开始调吉他的音,阳伞下他那条忠狗静静或躺或坐,听主人唱歌,陪主人等筹够了钱,吃温饱的一餐。

熟悉的旋律让我无法释怀,就算走远了,还是苦苦在木盒子中试图拼凑具体的记忆。那是什么歌啊?好久以前听过的,而且依稀还能咀嚼当时的氛围,与心境的美好。走远了之后,轻轻哼唱直到副歌,才豁然记得,是Don McLean的 Castles in the Air。当年听齐豫翻唱,17岁的青涩情怀,20来年的路才一回首,都成了castles in the air了。

如果生命能永远如一曲简单干净的木吉他曲,轻轻地没有丝毫一身红尘的重量,始终是17、8岁开始懂得淡淡忧愁的美好心境,多好?但那怎么可能啊?是我们自己选择放下当年简单的吉他,因为我们宁愿相信人生是不应该太简单的;是我们自己选择放下当年无畏的激情,因为我们发现在现实中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谈理想的。

I’m tired of castles in the air

I’ve got a dream I want the world to share

And castle walls just lead me to despair.

我不知道老艺人还会唱什么歌,我从来没有驻足听他完整唱过任何一首歌。也许还有Vincent, Empty Chairs 及Crossroads。我也不知道老艺人有怎样的岁月故事,当他唱着那个年代的老歌时,他是否也打开了某个木盒子,把自己忘在模糊的记忆里?

PS:春天满是花卉,近来随意画的小图,都是花花世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