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 recycle of idea. 这本书的分页一再修订。因为一般的童书绘本页数有所规定,以24、32页为主,较长的是40页。而且还得将书名页、版权页以及前后的end papers算在内,因此故事本身往往不可能占据预定的页数。“魔笛手”定为32页,我一直在28或30故事页之间挣扎。这个spread是我最后决定加进去的。总觉得需要这样的一个思绪过渡,表现出魔笛手内心的拔河:该与不该的问题。我们一生当中,不也是老在“该与不该”的问题上拔河挣扎打转?有时关乎道德,有时关乎责任,有时关乎取舍。怎么去衡量如何去拿捏,似乎难以决定。其实想想也不难,若是关乎道德、责任,根本就不该存在“该与不该”的考量;不是吗?道德责任本就不容置疑的,不然要道德责任来干嘛?责无旁贷,完成大我。若是关乎取舍,那就是一种利弊的权衡,好坏的斟酌。这也很简单,只要不去给任何决定设定“好”“坏”的标签就行了。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所谓的好决定,没有什么所谓的坏决定,决定就是决定。决定了,就不要反悔,而是依据决定的方式去进行,有何不妥就随机应变。如何决定,其实答案就在内心,自己早已有答案。很多时候都是如此的。心之所向就是最好的答案。魔笛手也如你我,也有内心的挣扎,他渴望摆脱孤独的旅程,结束吹笛的责任;他渴望来到旅途的尽头,看看是否有某个人在翘首期盼,聆听他一路吹奏的岁月故事。他累了,他该做个决定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