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弯白月空了夜苍穹,一曲笛音寒了心方寸

我喜欢画背影。背影蕴含许多难以启齿的故事,淡淡的忧伤,默默的悲凉,驮着无形担子的沉重,背过身去,坚毅前行。表情都写在脸上,可以强忍,可以伪装,日本将面具称为假面,表情揭示人的复杂,越是丰富饱满越是疑幻疑真。唯有背影不欺人。当我们不需正面任何人时,回归自我内心,反而会卸下所有防卫,这时的真构成了背影,供人解读,耐人寻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