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漫天飞舞;忧伤撕裂天堂

我将之前帮“中学生”所画的过度页挪用到这个spread。说实在的,正是画了原本的那幅小图,才激发创作魔笛手的构想。这几周着手创作,从文字润饰,分页构想,拟定底稿,画稿一改再改,的确体会到弄一本绘本的不容易,费时费力,近乎废寝忘食。当然没夸张到这步田地,但过程中那种焦虑,烦躁还是挺折腾的。真的,若非放下一切跑来攻读这门课程,让自己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傻傻地创作,我又哪来的时间、精力、推动力来全情画绘本?早我一届结业的朋友,回新就得立即做回老本行,回归之前的教育生涯。他笑说再过些年可以退休,就再创作。多少人怀有梦想啊!当现实与理想无法交叉回合时,我们又能如何?再过一年,积蓄花完时,总还是得赚钱糊口的。到时,偶尔画画单幅小图应该没问题,然想创作绘本,在新加坡,还是算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