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 ditto我画的图,的确总是流露不自觉的孤寂感。这是我天生的审美意识,很难改。但为了module的需要,我打算花接下来的时间,到老城区速写流动的人影。这幅是在Fen Ditto旁的田园画的。我本想在那儿画古老民宅,但走了一大圈还是找不到感觉。反而是沿着田野旁的马路走着,忽天空郁积大片层层叠叠阴霾乌云,一览无遗的田园,一览无遗的天空,山雨欲来那股波澜壮阔的气势让人着迷,于是就画了这副。现场以铅笔勾勒线条,色彩是后来加上的。有没有发现云层的紫色?那可是我沿路採的野berry染的。剑桥的田野,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berries,色彩缤纷,但我不敢吃,不知可否有毒,倒是采了一些,当作颜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