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伦敦回来后,便一直在调适。在伦敦,是游客,挥霍于饮食。住在Covent Garden,每天都步行到Leicester Square的唐人街,任意吃喝,点心、烧腊、烤鸭、甚至到专卖新马美食的Rasa Sayang,朋友点Lontong及Milo Dinosaur,我点牛肉rendang和Teh Tarik,几天下来,就花了近200英镑。回到剑桥,卸下游客身份,重归穷学生的日子,落差实在太大。

当然,短假过了,日子还是得面对。课程首个module,主要是回到基本功训练,要求我们各自propose一个主题,花6个星期时间,围绕主题进行大量写生。每周上辅导课,都得拿作品与导师讨论。到伦敦那几天,偷懒,什么都没画;星期二的辅导课是混过去了,有点内疚;所以这几天,都在拼命补画。

我已很久没碰sketchbook、素描铅笔、水彩等作画工具了。近年都直接在电脑上画画,所以一时间有点适应不来。不过现在已渐渐进入状态。画着画着,感觉还挺惬意的。每天就是一只铅笔一本sketchbook,到选定的场所现场写生。之后回房,一边听音乐,一边加工。到了这个年纪,当大多数人都在为生活事业家庭忙碌打拼,我却人在剑桥,两袖清风地殷勤写生作画,想想也是在太奢侈了。

写生,就是要用眼来观察,观察浮动流逝的景物,观察千变万化的光景。许多时候,我们都是张着双眼,却实为看而不见,因为心都在忙着。放弃了许多,就换来写生的权力,此生能有这样的机会,实属幸运的了。

我尝试将写生作品,scan进电脑,上载与大家分享。

sketch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