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图上看到Midsummer Common,就在我住家后面。仲夏是个美好的名词,直觉联想到仲夏夜之梦。青春年少编织灿烂梦想,在迷离林木间放肆穿梭,无惧、好奇、期盼、全情投入。也许一生就那么叛逆一回了,错过之后还想叛逆,不是不可,但总有那么一丝的说不出的滋味,仿佛为老不尊,仿佛不自量力了。刚抵达伦敦,在机场过关卡,custom officer问我入境目的,说是来修硕士,再问我年龄,回说38。她立即投来怀疑眼光,仿佛认为我太老了,要我出示所有证明。后来得知我专攻童书绘画,态度似有转变,软了些许,开始展露淡淡毫不明显的笑容。不明显,但我感受到了。

何谓Midsummer Common,我毫无概念。那天难得阳光明媚,特地兜过去一探。才惊叹原来是大片的田园,抑或可说是草原,稀稀落落苍劲的树点缀其中,几条步道横跨,散步的,跑步的,骑车的,散落其上,空空的,有种初秋寥落的空寂感。放眼远望,不知哪所教堂或是学院的尖塔,耸立在森蓝的天空下,不一会儿,云层骤聚,蓝天就消失了。

田园绿油油的蔓草,绿油油中,弥漫秋意应有的枯黄。我往原田走去,才发现一条细细长长的河,河水平静,河底长出细细长长的水草,在深蓝色的水中微微荡漾。这就是康河River Cam了,绕着剑桥古城流淌的康河,原来就在我住家不远。

我喜欢上Midsummer Common,喜欢田园的空旷奔放,喜欢那一份不张扬的自由。一个人来到剑桥,来到有点熟悉,但更多是陌生的环境,我没有时间寂寞。或则说,我不去眷恋寂寞,虽然寂寞是迷人且细腻的情感波动。选择这个年纪出国留学,也许是在寻找一种生命的方向,人生没有一定的方程式,旅程就是不断的向前步行。看此时此刻的风景,下一站如何,下一站到了自然揭晓。以往遇到不开心的不钟意的,总选择逃避;以为避开了,就是结束了,哪知新的不开心不钟意还在前边等着自己。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样的,总有让你开心让你钟意的事物,等待发觉。我现在只想看生命周遭的美丽与美好,学着喜欢任何所处的环境,所遇见的人,所出现的际遇。那才是自由。grassland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