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

来到剑桥已经第三天了。还是有许多琐碎的事务未办好。加上住宿不提供网络服务,每回只能跑到学校无线上网,有点不方便。这两天依然英国时间5点左右就醒来,弄早餐吃,等窗外天空亮起。见流动的云层间偶尔出现一弯细细的新月,想或许是8月初了,离中秋不远了。昨天一片阴霾,刮强风,冷飕飕的。今天虽也起风,却露着阳光。

住宿离学校不远,步行约10分钟,天气阴凉,步行不流汗。住家外树木扶疏,不少壮硕的枫树,尚未换上金黄。正对街既是古老教堂Christ Church,昨天是礼拜天,我一大清早进入教堂庭院,在天荒地老的墓碑丛间,独自感受人间的肃穆与荒凉。墓碑上铭文,多是远古的故事了,夫妻同葬,先行的一半刻在上方,中间写着Till we meet again,下方则是随后赴约的另一半;仿佛天堂与人间相隔等待,这一等,有些两年,有些数十年。有时候,活下去的勇气,需要信念催发的希望,希望必能重逢。

走在教堂外的朴质石砖围墙,风殷勤吹,吹动满树枝叶奏起如雨如浪潮的慢歌。我一边静静走着,落叶一边相送。

第一幅在剑桥完成的小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