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灌木长成了树,细的枝干苍劲有力,扭转着岁月的蛮横。也许是花季到了,结满小小如星星的白花。今日绵长的雨,点点滴滴,打落一地细碎的白色花瓣,潮湿得如羞涩的初雪。

花非花,雪非雪,雨过风生寒,人去影留意。

上寺院已是我的定期作业。寺院的肃穆宁静,可涤荡凡尘无明。好多年前,大学一名朋友,也喜欢独自躲到那小小的白色亚美尼亚教堂,在老树下静静躺着的墓碑前,寻找方向。我到了这个年纪,都还在寻找着,也许注定一辈子都得寻找的。我家附近的那所禅寺,沿着山坡流淌的人工溪流,是我每日短暂遁迹的所在;而另一所古迹寺院,则因今日雨后遍地撒落的花雪,让我寻得了一缕诗意。

上京都寺院,看苔,看山茶,看枯山水。上我国的古迹禅寺,看雨后铺着一地的零碎花雪。

Advertisements